《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全文在线阅读丨17、敬慎不败、当机立断,养成职业本能

第17章 敬慎不败、当机立断,养成职业本能

我最亲密的朋友之一非常喜欢逢人讲述我的一些故事,把它们归结到我的直觉。他总是给我添加一些不可思议的能力。

他宣称,我只是盲目遵循一定的神秘冲动,由此可以精确地选择正确的股票市场出市时机。在早餐桌边,他最喜欢讲的一则轶事和一只黑猫有关,他说这只黑猫叫我卖掉我持有的股票,我在收到这只小猫咪的信息后变得喋喋不休、心神不宁,直到卖光我做多的每一只股票之后才算万事大吉。我实际上卖到了那一波行情顶部的价格,这么一来,自然更加加强了我那位头脑顽固的朋友关于我的所谓直觉理论。

我当时已经前往华盛顿,试图说服几位国会议员,对我们往死里加重课税并没有什么智慧可言❶,当时我对股票市场并不十分关注。我之卖出所有持仓的决定来得很突然,这是我朋友时常讲述这则奇闻轶事的缘故。

(注❶:美国第一次征收股票交易税大致可以追溯到早期共和国,在内战和美国西班牙战争期间又再度出现。1914年,国会为备战再次开征股票交易税,不过这一次该税持续了50年有余。1914年的税收法规定,每100美元面额的股票交易或过户征收2美分。该税种的主要目的是筹集收入,而不是管制市场,但其拥护者预言这项税收也能减少投机。

我承认,有时候我确实会产生无法抗拒的冲动在市场上采取特定的行动。和我当时到底是在做多还是在做空皆无关。就是必须离场。除非完全离场,否则心神不宁。

我自己的看法是,当时的情况实际上是因为我看到了许多警告信号。或许没有哪一个单独的信号清晰到或者强烈到足以向我提供一个确定无疑的原因,驱使我突然觉得必须那样采取行动。可能是所有信号综合起来形成了他们所谓的“盘感”。

据老一辈交易者说,詹姆斯·R·基恩就养成了强烈的盘感,在他之前也有其他作手具备这样的才能。坦白说,这类警告信号通常都从后来的结果中得到了有力的证明,并且其时机精确到了那一分钟。

不过,上面这个事例其实和直觉并没有关系。那只黑猫和整件事毫无关联。他对每个人说那天早晨我突然变得牢骚满腹,我觉得是可以解释的——如果我当时真是牢骚满腹的话——那是出于我的失望。我知道我没能说服见到的那些国会议员,该委员会在向华尔街征税的问题上看法和我相左。

我并不是企图阻止或者逃避股票交易的税赋,而是向他们建议采取适当的课税水平,我作为一位有经验的股票交易者觉得既不失公平、又不失远见的课税水平。我不愿意看到山姆大叔杀鸡取卵,因为如果得到公平的对待,将来可以生很多金蛋的。可能因为我未能成功说服他们,不仅令我烦躁不安,也驱使我对这个遭受不公平课税的行业的未来变得悲观了。不过,请听我一五一十慢慢道来。

当时在牛市行情刚开始的时候,我曾经同时看好钢铁贸易和铜市场的前景,因此对这两个板块的股票看多。于是开始搜集其中某些股票的筹码。最初买入了5000股犹他铜业(Utah Copper),但是就此停手,因为它的表现不对头。也就是说,它没有表现出应有的状态,不足以说服我继续买进是明智的。我觉得它的价格大约在114。在差不多同样的价位上,我还买进了美国钢铁。第一天我便买进了2万股之多,因为它的表现是对头的。我遵循了前面曾经介绍的建仓方法。

美国钢铁继续表现对路,因此我继续买进,直到持有的总数达到了72000股。但是我持有的犹他铜业只是最初买进的那些。从来没有超过5000股。它的表现并没有鼓励我继续买进。

后来的情形众所周知。市场形成了一轮巨大的牛市行情。我知道市场即将上涨。总体形势是有利的。甚至当股票价格已经上涨了很大幅度之后,我的账面利润已经不可小觑,行情纸带仍然不停地大鸣大放:没完!没完!当我到达华盛顿的时候,纸带仍然向我发出同样的信息。

当然,已经这么晚了,我也没有进一步增加持仓的意愿,尽管我仍然对市场看多。与此同时,市场显然正朝着对我有利的方向走,没有必要整天坐在报价板前面,从逐小时的市场变化中寻求退出市场的信号。

在撤退的号角吹响之前——当然,不考虑完全出乎意外的灾祸——市场应当先出现犹豫徘徊的迹象,或者以其他形式,表明投机形势已经逆转,提示我做好准备。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才得以心无挂碍地和这班国会议员厮混。

与此同时,价格不停息地上涨,这意味着牛市行情的终结越来越近了。我并没有预期牛市在哪个具体的日子终结。判断这一点超出了我的能力。然而,用不着对你强调,我当然随时警惕逆转信号的出现。无论如何,我从来都是保持警惕的。这已经成为我在业务上的日常惯例。

我不能肯定一定是这样,不过相当怀疑是这样的,就在我卖出的前一天当我看到市场的高价位之后,想到了自己账面利润之大,还有我的头寸规模之大,再加上后来我力图劝导立法者们公平、明智地处理华尔街的事务但是徒劳无功。

可能就这样、在这个时候,我心里播下了种子。我的潜意识在这个问题上盘算了一整夜。第二天早晨当我考虑市场的时候,对当天的走势开始疑惑。当我走到办公室的时候,我看到并没有太多股票继续创出更高价位,而我自己的账面利润已经相当满意,同时眼前确实是个大市场,有巨大的流动性来吸纳筹码。

在这样的市场上可以卖出任何数量的股票,并且理所当然地,如果你已经满仓持股的话,就应该随时关注市场寻机把账面利润转化为实在的现金。在转化过程中,应该尽可能避免损失账面利润。

我的经验教导我,你总是能够发现机会来实现账面利润,而这个机会通常出现在当前行情的尾声。这可不是纸带阅读技巧或者一时灵感。

当然,那天早晨当我发现市场流动性极大,可以卖出所有股票而不会有任何麻烦,于是我就这样办了。当你决意卖出时,卖出50股还是5万股在英明程度或者勇敢程度上并不见得有差别。当然,你可以在最平淡的市场上卖出50股,价格也不会有什么风吹草动,但是要在单一股票上一下子卖出5万股,那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我持有72000股美国钢铁。或许这样的头寸算不上庞大,但是你不可能总有机会既卖出这么多股票又避免损失账面利润。当初你在盘算账面利润的时候看起来挺不错,然而真正卖出时变现的损失实在令人心痛,因为当初的账面利润看起来似乎已经如同银行存款那样毫无悬念了。

我的账面利润总额大约有150万美元,我乘着大好变现机会把它拿到了手。不过,这并不是我认为当时卖出所有持股是正确选择的最主要原因,而是市场本身向我证实了行动的正确性,这才是我真正满意之处。

市场是这样演变的:我成功地卖出了所有的72000股,平均成交价只比当天最高点、也是当前行情的最高点低1个点。这证明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是正确的。不过,就在同一天的同一个小时内,当我卖出5000股犹他铜业股份的时候,其价格下挫了5个点。

请回忆,当初开始买进的时候两个股票是同时进行的,后来我把美国钢铁从20000股增加到72000股,这很明智,而在犹他铜业方面则维持最初购买的5000股不变,这也同样明智。之所以之前没有卖出犹他铜业,是因为我对铜的交易看好,而且股市正处在牛市状态,我认为犹他铜业不可能对我构成太大损失,即使不能从中取得一大笔利润的话。然而,这里同所谓第六感觉其实毫不相干。

训练一名股票交易者和训练一名医生差不多。学医者必须花费多年来学习解剖学、生理学、药物学以及其他附属的十几门科目。先学习理论,再把终身时间都奉献给实践。他必须认真观察并把各种病理现象条分缕析。他要学会诊断。

「 白云居丨https://baiyunju.cc 」

©禁止转载原文 欢迎分享网址 侵权必究:『白云居』 » 《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全文在线阅读丨17、敬慎不败、当机立断,养成职业本能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