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的故事:人贩子,从未绝迹,就在我们身边!

2018.5.24

我是14岁那一年被拐卖到农村的。

初中的时候,跟班上的两个女孩儿到城里玩,都差不多14岁。晚上回去的时候在车站遇到两个男的,站在面包车旁边,问我们到哪。

我说了之后,就说可以送我们,一人二十。

真的不该上那辆车。

真的。

开了很久以后,先是说太晚了,收费站关了,把我们带到一户家里住,说不收房钱,但是叫我们把手机和身份证抵押在那。

其实当时我已经觉得很奇怪了,但是房子里不算车上两个男的,还有两男一女,我们三个女孩儿完全没有办法抵抗。

另外两个女生,一个姓黄,一个姓董。黄性格比较泼辣,也挺单纯的,当时我们对视了几秒,她满眼都是动摇和惶恐。她就直接跟他们叫板,大吼大叫的说放她走,不然就报警什么的。

屋里的一个光头男人直接过来揪她的头发给了黄几个耳光,特别响。我当时心里凉了一截,就知道我们估计完了。

姓董的女孩开始捂着嘴哭,抓着我的手冰凉冰凉的。

屋里的那个女人干脆直接过来抢了我们的包,还粗鲁的搜了身上的荷包,把我身上的钱和电影票什么都搜走了。

最后把黄锁在房间里,我跟董就坐在外面的旧沙发上。天黑了好久之后,下去了几个人好像打牌去了,留下那个女的和光头看着我们。

里面的黄慢慢没了动静,董也哭着哭着睡着了,我就闭着眼睛假寐,而且也确实睡不着。差不多到了深夜,两个人突然开始谈话,说什么已经找到下家了,就在什么什么地方,好像是个村吧,好几户人家都要。

我那个晚上一整晚没睡着,脑子里想了很多,唯一坚定的信念就是,“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也没来得及孝敬父母,活下来,逃出去,要冷静。”

还没有天亮,我们几个就被喝起来,我装作刚睡醒,也很害怕的样子。

黄早上仍然很倔强,嘴里不松口也不配合,我和董吃了他们给的两个馒头,没有水喝,黄又被打了几下。

光头来了叫我们下去,董又开始哭,黄就算反抗也被几个男人扯下去了。

眼看着要被带上面包车,我假装眼镜没戴稳,掉在地上,狠狠把它踩碎。

那些人听到声音问在干嘛。我说眼睛摔碎了,我近视严重,什么也看不清了。

其实,我只有左眼近视600度,右眼基本上没度数,是看得见的。

我上车又假装看不清,摔了一跤。那个女的上车后问我什么都看不清吗,我说我近视遗传的很严重,都看不清你的脸了。

后来没人说什么了,前面的人用方言聊天,我大多也听不懂,但还是尽量想听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就听到,看货,几个人名什么的,还听到3000,5000的。

我差不多已经猜到是拐卖了,低头不语。

至少车开了五个小时,周边已经没有什么人烟的感觉了。人贩子几个拿了些东西出来吃,女的问要不要给我们吃一点,光头笑着说免得过去不安分,饿几天再说吧,然后递给我们一瓶只剩几口的矿泉水。

黄露出厌恶的表情撇过头,我伸手接,故意接歪了,水滚到地上,我又假装摸了半天才找到。

光头叹了口气,瞎子哟。

我喝了大部分,剩下一口给了董,董可能是渴了,还是喝完了。

后来停在一个像是饭馆的地方,几个人贩子下去了,把我们锁在车上。

黄开始找东西砸车窗,我过去用力拉她,

你疯了吗!?你不可能逃走的!

她红着眼睛说,我才不要去过那种不是人过的日子!说完开始崩溃的大哭。

那个光头先过来开了车门,把董往外拉的时候,黄就突然开始往外跑,光头跑了两步没抓到,突然就很狰狞的那种笑了一下。

走到屋子里很其他人说了什么,就四个男人开了两辆摩托去追了。

过了很久,可能都一个小时了,黄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血,衣服也被撕烂了,我也不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到了晚上,我们一直关在那个小饭馆的房间里,突然听到有些嘈杂的声音,然后进来了六七个人,有男有女。

我开始观察他们。

两个是人贩子,其他的三个老人,两个年轻男人。像是两家人,互相之间没有互动。

一户人家衣着明显好一些,家里的那个儿子看上去也很正常,这种条件找不到老婆我猜有特殊原因。

另一户穷一些,家里的年轻人走路姿势非常奇怪,可能是瘸子,残疾找不到老婆。

我基本上确定是人口拐卖。两户人家要选两个儿媳妇。黄身上惨不忍睹,一看就不安分,估计这次不会被挑走。

董白净漂亮,而我皮肤黑,没那么起眼,又故意把头发弄得很凌乱。

光头开始介绍情况,说我们几个都是学生妹,听话乖巧,说长期跟你们村做事,不会不讲诚信,都是好姑娘,好生养什么的。

末了,又指着我说这个眼睛不好使,做生意讲诚信,我们都是实话实说,这个就便宜点。

后来董被那户条件好的带走了,我可能因为看上去温顺少语,又以为我眼睛看不清,被领着走回去的。

走了有两个小时左右,我拼命的记路。

到了他家的日子不想回忆,用两个星期获得了信任,告诉他们我自己的家庭很穷很苦,爸妈经常打我,一遍遍表达对他们的感激。

又因为假装眼睛不好故意摔了几次碗,在门槛那里摔跤,他们一个月之后没有在有意监视我。

我以前减过肥,知道自己节食之后会不来例假。

那一个月我每天都有意节食,甚至有时候晚上偷偷催吐,让自己生理期慢慢越来越少,最后差不多不来了。

发现自己已经不来以后,我就开始假装怀孕的症状,说妈,我想吃酸的。

那个老太婆兴奋的说我怀了,要请大夫来看。

我假装开心,说等一个月看例假来不来,没来再请医生看吧,免得白高兴一场,想拖延时间。

老太婆挺开心,心里认定我怀了,也顺着我没请大夫,开始做荤菜给我。我假装干呕没胃口,吃的很少,这时候千万不能来例假。

男人也很开心,对我好言好语了好几天。

家里都对我放心了不少,好几次单独在家没锁门,我就算有机会也没有逃跑,还没到时候,因为一旦被抓回来就前功尽弃了。

过了几天我开始多吃东西了,让自己的体力恢复一些。

一天夜里,两个老人去看生病的一个亲戚,我和男人单独在家。

我假装咳嗽,跟他说我去爸妈房间睡,免得传染给他,明天再找点药吃。

我进房之后锁了门,十二点就从窗户翻出去了,围一个头巾,带了一个手电,一瓶水。吃了两个花卷。

我有六个小时,一定要走出去。

晚上路边有野狗,也有喝醉的大汉。

我知道一个女人走夜路显得不正常,心里害怕的不行,心慌的厉害,手心的汗多的握不住手电。

过了三个小时,看到了大路,又过了一个小时,天微微亮,看到了车辆。

身上有几块钱,六点终于找到了小汽车站,见车就上。

车开了两个小时以后,看到了一家麦当劳,三个月来我第一次哭泣,嚎啕大哭。

下车借人手机打电话报警,最后回了家。

爸妈瘦了一圈。

现在,我马上要参加2018高考了,是不是很惊讶?

是的,三个月,我逃出来了,大多因为幸运,村子不是特别偏僻,那户人家算是正常。

接受了心理治疗,转学了,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我还能回到生活的正轨,接受教育。

黄和董呢?

愿他们一切安好。

2018.6.17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关注,我很感谢。

其实问我还痛苦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但是生活总是要过的,每过一天,痛苦就会减少一分。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面不改色的回忆这件事。

有一些人问我黄和董的情况。

其实那件事之后我转了学,上了高中之后又举家搬到了W市,而这件事没有任何人在跟我提过,他们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不想给我伤害。

父母前几年离婚了,我跟妈妈过,昨天早上我提起这件事,问她黄和董怎么样了,她犹豫了一会才告诉我的。

买董的那户人家,那个男的有精神分裂,董过的非常不好……那个男的后来跟别人起了争执,回家时又喝了很多酒,回去直接把董打死了。判刑?呵呵,神经病你指望判什么刑。

黄家庭条件很好,但是不知道她的具体情况,只听说她找回来的时候孩子都快生了,也没有再见过她。

最后我妈说只抓了两个人贩子,买我和黄的两户人家早就放出来了。

早知道就不问了。

2018.06.23

高考成绩还不错,一家人都挺开心的!!

谢谢各位的关注和鼓励,但是请大家不要太难过,当个故事看看就行了,我只是少数的幸运儿。

看到很多人比较诧异,对这种事当时还存在感到不可思议,事实上现在拐卖儿童和妇女很多地区还是比较普遍。

希望国家可以真正重视,而不是为了某些官员或政府的利益包庇,忽视,甚至维护。

2018.06.28

志愿填完了,第一志愿是w大!已经3k了竟然……

关注多了总会出现质疑和恶意的声音,这很正常,大家也不要再为我大动肝火了,毕竟我的目的只是想提醒其他女孩子和家里有小孩的家长,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幸运的只是少数,多数人都会因此葬送一生。

就算这是个故事,那么那些被拐妇女儿童的经历,也一定比这凄惨千千万万倍。如果我们现阶段没有办法真正打击犯罪分子,那就提高自我保护意识,让人贩子没有空子可钻。

作者:匿名网友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一个真实的故事:人贩子,从未绝迹,就在我们身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