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祖《敲爻歌》全文 | 悟元子刘一明注解

吕祖《敲爻歌》全文 | 悟元子刘一明注解

吕祖《敲爻歌》

吕祖纯阳

汉终唐国飘莲客,所以敲爻不可测,纵横逆顺没摭栏,静是无为动是色。
边饮酒,也食肉,守定烟花断淫欲。行歌畅咏脂粉词,持戒酒肉常充服。
色是药,酒是禄,酒色之中无拘束。只因花酒误长生,饮酒带花神鬼哭。
不破戒,不犯淫,破戒真如性即沉。犯淫坏失长生宝,得者须由道力人。
道力人,真散汉,酒是良朋花是伴。花街柳巷觅真人,真人只在花街玩。
折花戴饮长生酒,景里无为道是昌。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乡。
到此乡,非常客,姹女婴儿生喜乐。洞中常来四时花,花花结就长生药。
长生药,采花心,花蕊层层艳丽春。时人不达花中理,一诀天机值万金。
谢天地,感虚空,得退仙郎是祖宗。俯耳低言元妙旨,提上蓬莱第一峰。
第一峰,是仙物,惟产金芽生恍惚。口口相传不记文,须得灵根骨髓坚。
坚骨髓,炼灵根,片片桃花洞里春。七七白虎双双养,八八青龙总一斤。
真父母,送元官,木母金公性本温。十二官中蟾魄现,时时地魄降天魂。
铅物就,汞初生,玉炉金鼎末经烹。一夫一妇同天地,一男一女合乾坤。
庚要生,甲要生,生甲生庚道始萌。拔取天根共地髓,白雪黄芽自长成。
铅亦生,汞亦生,生永生铅一处烹。烹炼不是津和液,天地乾坤日月精。
黄婆匹配得团圆,时刻无差口付传。八卦三元全籍汞,五行四象岂离铅。
铝生汞,汞生铅,夺得乾坤造化机。杳杳冥冥生恍惚,恍恍惚惚结成团。
性须空,意要专,莫遣猿猴取次攀。花露初开切忌触,锁居土釜不抽关。
玉炉中,文火炼,十二时中唯守一。此时黄道会阴阳,三性元官无漏泄。
气若行,真火烧,莫使元珠离宝殿。抽添火候切防危,初九潜龙不可炼。
消息火,刀圭变,大地黄芽都长遍。五行数内一阳生,二十四气排珠晏。
火数足,药方成,便有龙吟虎啸声。三铅只得一铅就,金果仙芽未现形。
再安炉,重立鼎,跨虎乘龙离凡境。日情才现月华凝,二八相交在壬丙。
龙汞结,虎铅成,咫尺蓬莱只一程。坤铅乾汞金丹祖,龙铅虎汞最通灵。
达此理,道方成,三万神农护水晶。守时定日明符刻,专心惟在意虔诚。
黑铅过,采清真,一阵交锋定太平。三车搬运珍珠宝,送归宝藏自通灵。
天神佑,地祗迎,混合韩坤日月精。虎啸一声龙出窟,鸾飞凤舞出金城。
朱矿配,水银停,一派红霞列太清。铅池进出金光现,汞火流珠入帝京。
龙虎媾,外持盈,走圣飞灵在宝瓶。一时辰内金丹就,上朝金阙紫云生。
仙桃熟,采取饵,万化来朝天地喜。斋戒等候一阳生,便进周天参同理。
参同理,炼金丹,水火熏蒸透百关。养胎十月神丹结,男子怀胎岂等闲。
内丹成,外丹就,内外相结和谐偶。结成一块紫金光,变化飞腾天地久。
丹入腹,非寻常,阴形剥尽化纯阳。飞升羽化三清客,名遂功成达上苍。
三清客,驾琼舆,跨鹤腾霄入太虚。似此逍遥多快乐,遨游三界最清奇。
太虚之上修真士,朗朗圆成一物无。一物无,惟显道,五方透出真人貌。
仙童仙女彩云迎,五明宫内传真诰。传真诰,化幽情,只是真铅炼汞精。
声闻缘觉冰消散,外道修罗缩项惊。点枯骨,立成形,信道天梯是常平。
九祖先灵得超脱,谁羡繁华富与荣。寻烈士,觅贤才,同安炉鼎化凡胎。
若是悭才并惜宝,千万神仙不肯来。修真士,不妄说,妄说一句大公折。
万劫沉沙道不成,七窍眼睛皆迸血。贫贯子,发誓切,要把风流尽提接。
同会蓬莱仙会中,凡景煎熬尽了歇。尘世短,更思量,洞里乾坤日月长。
坚志苦心二三载,百千万劫寿无疆。达圣道,见真常,虎凹刀兵更不伤。
水火蚊龙无损害,拍手天宫笑一场。这些功,真奇妙,分付与人谁肯要。
愚徒死态色和财,所以神仙不肯召。真至道,不择人,岂问高低富与贫。
且饶帝子共王孙,须去繁华挫锐分。嗔不除,憨不改,堕入轮回生死海。
堆金积玉满山川,神仙吟笑应不采。名非贵,道极尊,圣圣贤贤显子孙。
腰间跨玉骑骄马,瞥见如同隙里尘。隙里尘,石中火,何枉留心为久计。
苦苦煎熬唤不回,夺利争名如鼎沸。如鼎沸,汞沉沦,失道迷真业所根。
有人平却心头棘,便把天机说与君。命要传,性要悟,入圣超凡由汝做。
三清路上少人行,六道门中争入去。报贤良,休慕顾,性命机关须守护。
若还缺一不芳菲,执着波查应失路。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
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达命宗,迷租性,怕似鉴容无宝镜。
寿同天地一愚夫,权握家财无主柄。性命双修元又元,海底法波驾法船。
生擒活捉蛟龙首,始知匠手不虚传。

敲爻歌直解序

《敲爻歌》乃吕祖丹经中了命了性,有次有序,彻始彻终之口诀,非同其余诗词论说仅言大略也,盖此歌系吕祖成道以后所作,就其自已经历工程、火候、次序,细示于人耳。世之注疏者,多无真传,或以闺丹解,或以炉火解,或以搬运解,皆不合乎性命正理。间有以正理解者,而又不分次序;间有强分次序者,而又不破取象,各凭臆见,自分枝叶,独惑人心,无益有损,将祖师当年一片普度之慈心,置于无用之地矣。余自幼慕道,即常读此歌,取诸家解说,细阅参看,疑为闺丹,又似炉火,疑为炉火,又似般运,忽此忽彼,或信或疑,究无定见,及得龛谷老师之旨,始知非闺丹,非炉火,非搬运,乃无上至真之妙道也。后遇仙留丈人,而于前后次序,药物分数,方能豁然贯通,因叹诸家注疏者,皆是以鸟为鸾,指鹿为马,不是解圣道,实是毁圣道;不是阐圣道,实是乱圣道,久欲解释,不敢下笔,数十年来求其佳解,终不可得。爰于嘉庆六年,沐浴焚香,诚心告命,逐节细释,前者前之,后者后之,句句落实,字字归真,还丹、金丹、神丹三丹,各分交界;初乘、中乘、上乘三乘,各别阶梯。至于龙虎铅汞、朱砂水银、婴儿姹女、金花仙物、黄婆土釜等等法象异名,尽皆破解,剥核见仁,为大众一一直说,绝无隐匿,使阅者过目了然,庶不为窃取圣道者之所误矣,此余之本心,亦祖师之本心。注成之后,名之曰《敲爻歌直解》,特以直解其歌中所蕴之义耳。

时大清嘉庆六年岁次辛酉冬至日悟元子自序于自在窝中。

敲爻歌直解

纯阳帝君吕祖著
悟元子刘一明解

汉终唐国飘篷客,所以敲爻不可测。纵横逆顺没遮栏,静则无为动是色。

祖师姓吕名岩,字洞宾,号纯阳子,原籍山西蒲州蒲坂人,即今陕西蒲城县也。生于大唐天宝十四年,四月十四日巳时,以科举授江州德化县县令。游庐山,遇正阳帝君,因黄梁梦大觉,得金丹火符真诀,修炼成道。道成之后,不敢自秘天宝,遂作此歌,备述自己经历药物火候,真履实践功夫,以引后学。非同未成道以前拟议之语。故此歌始终以身体力行者示人也。飘篷者,行舟之风篷。风篷之为物,乘风推舟。舟行水上,东西南北,绝无阻挡。修真得诀,如舟之有风篷也。得诀行道,曲直应物,潜跃随心,无往不利,如舟行水上,借篷飘之力,绝无阻挡也。因其无阻无挡,故修真之客为飘篷之客。爻者,卦之爻。一卦六爻,有刚柔之位,有前后之象;有刚柔即有变化,有前后即有进退。飘篷客可刚则刚,可柔则柔,可前则前,可后则后,亦如敲爻而行,变化随时,进退无常,故行藏虚实,人不可测。不可测者,天关在手,地轴由心,纵横逆顺没遮欄,静则无为动是色也。静无为者,寂然不动也;动是色者,感而遂通也。色非女色,亦非一切有形有象之色,乃妙有之色。寂然不动者真空也,感而遂通者妙有也。真空妙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常静常应,常应常静,造化不能拘,万物不能移,此其所以为飘篷客,此其所以不可测也。

也饮酒,也食肉,守定烟花断淫欲。行禅唱咏胭粉词,持戒酒肉常充腹。

世间修真之士,多戒酒肉避烟花,入山养静,冀望成道。殊不知飘篷之客,也饮酒,也食肉,守定烟花断淫欲也。其曰守定烟花者,非食烟花,乃有所守,而定烟花、断淫欲,不为烟花所迷,故行禅唱咏胭粉词见色不色,对景忘情也。其曰“饮酒食肉”者,非破戒而贪酒肉,乃持戒随缘,酒肉充腹而心不计较也。断淫持戒,身在酒色之场,心在酒色之场,何碍于酒色乎。

色是药,酒是禄,酒色之中无拘束。只因花酒误长生,饮酒戴花神鬼哭。

以其能断淫,则见色不色,即有真灵之色,故曰“色是药”。以其能持戒,则遇酒不酒,别有延命之酒,故曰“酒是禄”。以其色是药,酒是禄,借假修真,以真化假,故酒色场中无拘束也。彼不知真灵之色是药,延命之酒是禄者,贪恋外之假酒色,而失内之真酒色,弃真认假,自误长生者比比皆然。若悟的假色中有真色,假酒中有真酒,在大火里栽莲,在泥水内拖船,窃阴阳、夺造化、转枢纽、回气机,境命在彼,造遇在我,其盗机也,天下莫能见,莫能知,故曰戴花饮酒神鬼哭。

不破戒,不犯淫,破戒真如性即沉。犯淫坏失长生宝,得者须由道力人。

修真之道,首戒酒色戴花饮酒。人或疑其必用酒色修道,则流于御女闺丹之术,未免犯戒破淫矣。殊不知不破戒不犯淫,若稍贪酒破戒,而真如之性,即沉沦不见;若稍贪花犯淫,而长生之宝,即失落无踪。这个酒色场中生活,惟有道力之人能行之,若无道力者,焉能不为酒色所迷乎?

道力人,真散汉,酒是良朋花是伴。花街柳巷觅真人,真人只是花街玩。

足色真金,须从大火中煅出;洁净荷花,还在淤泥里生成。非火不见金之真,非泥不显莲之洁。惟有道力之人,常以花酒为朋伴,盖以花街柳巷,易足迷人之处,方见真人本面。若花街柳巷过去不得,则人不真,不是有道力之人。故真人只在花街玩,绝不以酒色所迷也。夫酒色若不能迷,世间即无一物得迷。酒色若有所迷,世间即无一物不迷。酒色二物乃验人真假之试金石也。

摘花戴饮长生酒,景里无为道自昌。一任群迷多笑怪,仙花仙酒是仙乡。

惟其有道力之人,不为世间酒色所迷,故能戴仙花、饮仙酒,能于凡景中,万有皆空,诸缘不染,无为而道自昌也。彼世间孤寂守静之辈,不知戴花饮酒之妙用,或疑贪花恋酒,行为有怪,那知戴花非凡花,饮酒非凡酒,乃係仙花仙酒,是仙乡也。

到此乡,非常客,姹女婴儿生喜乐,洞中常采四时花,花花结就长生药。

戴仙花饮仙酒,即见到仙乡矣。能到仙乡,即是仙客,而非常客也。非常客者,不恋外之假阴阳,自有内之真阴阳。盖假者无染,而真者即现,故曰“姹女婴儿生喜乐”。 姹女者,灵知是也。以其灵知,外明内暗,为阳中阴,故谓姹女。婴儿者,真知是也。以其真知,外暗内明,为阴中阳,故谓婴儿。灵知真知喜乐,阴阳和谐,先天之气回复,洞中常有四时之花,随手采取,收入造化炉中,培之养之,勿使漏泄,积少成多,由嫩而坚,则花花结就长生之药矣。曰洞中常采者,家园自有,不假外求,非身外一切有形有象之花,乃宥密至圣至神之花也。

长生药,采花心,花蕋层层艳丽春。时人不达花中理,一诀天机值万金。

长生之药,既是花花结就,则采花结丹,所不容缓者。然采花只采其气,不采其质,只采其花心,不采其花瓣。花心者,中黄之物,花之精神所聚,所谓花蕋者是也。这个花蕋,即天地之心,其中有生气藏焉。采得生气,则大本到手。本立道生,具众理而应万事,头头是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花蕋层层,其艳丽如春日阳气,无处不通矣。这个花中之理,顺之则生人生物,逆之则成仙成佛,人人有分,人人不达。若有达之者,立跻圣位,故曰“一诀天机值万金”。以上皆言飘蓬在尘出尘之大义,以下细分敲爻之火候。

谢天地,感虚空,得遇仙师是祖宗。附耳低言元妙旨,提上蓬莱第一峰。

上言一诀天机值万金者,特以金丹真诀,能夺天地之造化,窃阴阳之气数,得之者出死入生,直登道岸,非大忠大孝者,不能知,大贤大德者,不得闻。幸而感天地,神明默佑,得遇仙师,顿悟生死天机,如从苦海提上蓬莱第一峰矣。天地能生我,不能全我;父母能养我,不能成我。得师附耳低言元妙之旨,能使死者不死,不生者长生,其成我全我之恩,大过于天地父母,是仙师即成全我之真祖宗,誓必成道,光宗耀祖,以报师恩,而不可有负其恩者。此一段是祖师自叙得遇正阳帝君而始闻道也。

第一峰,是仙物,惟产金花生恍惚。口口相传不记文,须得灵根坚髓骨。

蓬莱第一峰,高出云表,尘埃不到,风波不及。比之得闻至道,脱离苦海,不为尘缘所累,故曰“是仙物”。 金花者,即真灵之光辉。因其真灵历劫不能坏,喻之曰金;因其真灵光辉常存,喻之曰金花。世间百花皆有开有谢,惟金之光辉经久不减。恍惚着,非色非空之谓。金丹之道,只是取本来真灵一味药料,别无他物,得师真诀,下手修为,惟产真灵,金花返本还原耳。这个真灵,藏于恍惚之中,非色非空,即色即空,至无而含至有,至虚而含至实,悟之者立超生路,迷之者常在鬼窟。古来仙真,口口相传,不记文字,盖以真灵金花,得之者能以坚髓骨,而成金刚不坏之躯,为上天所秘也。金花恍惚灵根,总一真灵之物,不过随便取象耳,非有三件。

坚髓骨,炼灵根,片片桃花洞里春。七七白虎双双养,八八青龙总一斤。

上言灵根能以坚髓骨,可知要坚髓骨,须当先炼灵根。灵根是我本来良知良能,先天一点真灵之气,名曰真种子,不待他求,自己本有。既能识得此灵根,急需煅炼此灵根。灵根得火煅炼愈链愈明。光辉倍增,自然片片桃花洞里春矣。但此灵根生春之妙需要阴阳培植,若有阴无阳,有阳无阴,灵根不成,阳以七日而复,阴以七日而姤。两七也,八日月上弦,得阴中之阳光八两;二十三,月下弦,得阳中之阴精八两,二八也。白虎者。白属金。真情也。青龙者,青属木,真性也。七七白虎双双养者,真情之阴阳合一也;八八青龙总一斤者,真性之阴阳混成也。真性真情二物本来出于灵根,因交后天,性情真假相杂,于是灵根亦藏匿不彰。欲炼灵根,还当先调性情,白虎两七,青龙二八,皆归于真,方能灵根现象。所谓“要得谷神长不死,须凭元牝立根基”。谷神即灵根,元牝即真性真情。灵根生性情者,自然之道顺行也;性情成灵根者,变化之道逆运也,顺则成人,逆则成丹;故欲炼灵根,先调性情也。

真父母,送元宫,木母金公性本温。十二宫中蟾魂现,时时地魄降天魂。

上言灵根必用真情真性,方能修炼成就,是真情真性乃生灵根之真父母也。将此真父母送入造化元宫,情莫妄动,性莫妄发,则木母金公配合一处,彼此相恋,两性温和而不相悖矣。蟾魂、地魄皆真知之别名,天魂即灵知之别名。若得真情真性,二物性温,则十二时中,时时真知常现,灵知不昧,真知统灵知,灵知顺真知,夫唱妇随,刚柔并行,是谓地魄降。天魂降者,非是勉强制服,灵知见真知自然驯顺,不降而降。盖以同声相应,同气相求,阴阳以类从也。

铅出就,汞初生,玉炉金鼎未经烹。一夫一妇同天地,一男一女合乾坤。

铅外黑而内白,象真知,外阴而内阳;汞外明而内暗,象灵知,外阳而内阴。当金精木性相合,真知灵知方会,是谓“铅初就,汞出生”。“出就出生”,尤未经鼎炉烹煎,其性不定,稍有懈怠,铅飞汞走,会而复散,与未就未生者相同,纵天宝在望,为许我有。须将此二物用火烹炼,打成一片,方能济事。炉而曰玉,温柔之炉;鼎而曰金,坚刚之鼎。鼎坚刚,则药无漏;炉温柔,则火不燥,真知之铅,灵知之汞,得刚柔炉鼎修持,不即不离,不急不缓,终必成功。一夫一妇同天地者,真知灵知,夫妇匹配,必如天尊地卑,匹配之长久,方为坚固。一男一女合乾坤者,真知灵知,男女交合,必如乾健坤顺,交合之永远,方谓稳妥;如天地,如乾坤,真知灵知,两不相离矣。然未经烹煎,不能到此佳境也。

庚要生,甲要生,生甲生庚道始萌。拔取天根并地髓,白雪黄芽自长成。

上言练灵根,须要炼金木铅汞。然欲炼之,先使生之,故曰“庚要生,甲要生,生甲生庚道始萌”。庚为阳金,即真情之象;甲为阳木,即真性之象。真情真性一生,正气渐复,邪气渐退,而灵根即萌于其间矣。真情具有生物之祖气,名曰天根;真性具有养物之厚德,名曰地髓。当真情露而不令其散涣,当真性现而不令其昏迷,是谓拔取天根并地髓。拔取天根地髓到手,一动一静皆是真情真性用事,外物不得而入,内念不得而生,则虚无飞白雪,寂静发黄芽,自然而然。白雪黄芽,皆金丹之异名也。

铅亦生,汞亦生,生汞生铅一处烹。烹炼不是精和液。天地乾坤日月精。

真知生于真情,灵知生于真性。当庚情甲性既生,天根地髓相合,而真知之铅,灵知之汞,亦随之而生。急须采此真知灵知,归于一处,用火烹炼成块,永不失散为妙。彼世间迷人,不知烹炼真铅真汞之大道,或疑铅是肾中之阴精,汞是心中之血液,而遂运精液交合,妄想结丹,欲求长生,反而促死。殊不知金丹大道所烹炼者,非肾中精、心中液,乃天地乾坤日月之精也。天地乾坤日月之精为何精,即真阴真阳之精,亦即真知灵知之精。以其此精本于天地乾坤日月,非父母生产幻身所出之物,故谓天地乾坤日月之精。以其烹炼天地乾坤日月之精,故道成之后与天地日月并长久也。

黄婆匹配得团圆,时刻无差口付传。八卦三元全藉汞,五行四象岂离铅。

上言生汞生铅须要一处烹矣。然铅之真知汞之灵知彼此间隔,何能一处烹哉?是必有调和之物,方能两家归于一处。调和之物为何物?黄婆是也。黄婆异名多端,一名真意,一名真土,一名真信,一名土釜,一名黄庭,一名中宫。以调和而言为黄婆,以行持而言为真意,以生物而言为真土,以持守而言为真信,以养火而言为土釜,以阴阳而言为中宫,以结丹而言为黄庭,其实皆是一物,是在随时用之耳。真知、灵知得黄婆于中,调和传信,方能匹配团圆,时刻无差。故曰“黄婆匹配得团圆, 时刻无差口付传”。传者,即传信,使其团圆也。金丹之必调和真知之铅、灵知之汞者,以其灵知之汞性有真火存焉。八卦三元,非真火锻炼不能成物,真知之铅情,有真水藏焉。五行四象,非真水温养不能生物,故曰“八卦三元全藉汞,五行四象岂离铅”。铅汞得黄婆调和,真灵不散,而八卦三元、五行四象,亦皆合而为一。是铅汞二物,乃修丹之要药也。

铅生汞,汞生铅,夺得乾坤造化权。杳杳冥冥生恍惚,恍恍惚惚结成团。

真知、灵知得黄婆于中调和,则木**金顺义,金情恋木慈仁,真知统灵知,灵知养真知,是谓“铅生汞,汞生铅”。铅汞相生,铅不走,汞不飞,阴阳不能规弄,万物不能迁移,天枢在手,可以夺得造化权矣。能夺造化权,则自造自化,真知不离灵知,灵知不离真知,真空而含妙有,妙有而藏真空,恍惚里相逢,杳冥中有变,真灵凝结成团矣。

性须空,意要专,莫遣猿猴取次攀。花露初开切忌触,锁居土釜勿抽添。

当铅汞结团,真知、灵知交合,二气氤氲,冲和还丹,隐隐有象。此时须要性空意专,勿忘勿助,时防人心乘间,借灵生妄,故曰“莫遣猿猴取次攀”也。夫真灵方结,先天良知、良能之灵根方生,如花露初开,气质嫩弱, 耐不得磕撞。倘不知止足,犹用外炉增减之功,未免道心中又起人心。人心一起,道心即昧,灵根得而复失,大事去矣。故曰“花露初开切忌触,锁居土釜勿抽添”。土釜者,即中央正位,不偏不倚之谓。抽添者,即增减之功。 “抽”即减其有余,“添”即增其不足。增减之功,凡以为真知灵知之刚柔不应,阴阳不和,而增之减之。若真知灵知结团,收锁土釜,居于中央正位,谨封牢藏,一点灵苗,元气不散,自生自长,而无容外炉增减之功矣。

玉炉中,文火烁,十二时中惟守一。此时黄道会阴阳,三性元宫无漏泄。

灵根方复,锁居土釜,不用抽添者,以其灵根具有先天生物之祖气。祖气来复,药即是火,火即是药,不必再用武火追摄,只运玉炉中一点柔和文火烁炼,十二时中,抱元守一,顺其自然而已。盖此时阴阳会于黄道,真知、灵知皆归中央,精气神三性,凝聚于元宫,已无漏无泄,须当沐浴之时也。

气若行,真火炼,莫使玄珠离宝殿。加添火候切防危,初九潜龙不可炼。

上言阴阳会于黄道,三性自无漏泄。然虽无漏泄,而防危虑险之功不可缺。防危虑险者,防其药气外行也。稍觉气行,即以虚灵真火炼之,莫使元珠有离宝殿也。元珠即真知灵知合一之光辉,亦即良知良能本来之灵根。宝殿即黄道中宫,亦即元牝之门。用文火烁者,使生气自长养灵根也。用真火炼者,使生气不散,固灵根也。养之固之,灵根自然常居于中宫,但不可加添武火,自招其殃,故曰“加添火候切防危,初九潜龙不可炼”。潜龙者,方生之阳,即灵根方萌之象。若用武火以锻炼,反伤生气,无益有损。此丹道紧要之关口,丹还在此,丹失亦在此,不可不防之切也。

消息火,刀圭变,大地黄芽都长遍。五行数内一阳生,二十四气排珠宴。

上言“初九潜龙不可炼”者,盖以灵根方萌,生机已动,不用人力加添之功,自有天然真火消息变化,一点阳光,渐生渐长,无处不有,故曰“消息火,刀圭变,大地黄芽都长遍”。刀圭者,十分寸匕之一,灵根至微之象。灵根虽微,得真火消息,由微而显,无理不具,无道不备,纯是生机,如黄芽遍地,万象更新矣。黄芽遍地,皆灵根、阳气来复之功。阳气来复,生机发涣,浑然天理,流行不息,自然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五行相生,迭为父母,阴而阳,阳而阴,二十四气连珠无间矣。故曰“五行数内一阳生,二十四气排珠宴”。二十四气,即五行之气。运灵根统五行之气,乃五行之祖气。祖气一生,五行二十四气连珠相生,自然而然也。

火数足,药方成,便有龙吟虎啸声。三铅只得一铅就,金果仙芽未现形。

当黄芽长遍,五行一气,火已足,药方成。龙吟虎啸,阴阳相应;情性相恋,真灵常存;不识不知,顺帝之则,良知良能之灵根现象,还我生初本来面目矣。还得生初本来面目,是谓归根复命,又谓还元返本,名曰“还丹”,又曰“真铅”。但此真铅,乃后天中返出之先天,因其在假中采来之真,故谓“真铅”,与前丹未还之铅不同。丹未还之铅,乃后天中发现出一点真知之情。丹已还之铅,乃真知灵知合一之灵根。此灵根之铅虽真,从后天中返出,便带后天气质,必将后天气质化尽,拔去历劫轮回种子,方谓纯阳无阴、七返九还、金液大还丹。还得本来灵根,是仅完的人道之事,尚未完的仙道之功,乃修道之初乘,故曰“三铅只得一铅就,金果仙芽未现形”。三铅者,还丹之铅,金丹之铅,神丹之铅。此三铅乃修丹全始全终之道。若有一铅未就,性命不了。“火数足,药方成”,是言还丹之药方成。“三铅只得一铅就”,是言还丹之铅方就,非言金丹、神丹之药成铅就也。还丹药成,了人道也。金丹、神丹药成,了仙道也。若以人道之了,误认为仙道之了,是犹行道而未出大门,常在院内盘旋耳,仙果仙芽如何能现形哉!此段是承上起下之语,以上言还丹初乘之事,以下言金丹中乘之事,读者须于此处着眼。

再安炉,重立鼎,跨虎乘龙离凡境。日精才现月华凝,二八相交在壬丙。

还丹成就,即是金丹之事。金丹作用,又与还丹作用不同,必须重安炉鼎,再置钳锤,将还丹炼就一个永久不坏之物,方为极功,故曰“再安炉,重立鼎,跨虎乘龙离凡境”。盖还丹之事,处凡之道,即前所云“了人事”也。金丹之道,超凡之道,即前所云“修仙道”也。未修仙道,先修凡道。既了凡道,即修仙道。跨虎乘龙离凡境,是由凡道而复修仙道也。龙虎,即还丹返出之真性情。灵根有象,还丹方成,性情虽真,犹未混化,灵根不固,恐有得而复失之患,务必将此性情陶镕,绝无纤毫气质,而后灵根得以完全,故曰“日精才现月华凝,二八相交在壬丙”。日精,即灵知,月华,即真知。灵根乃是灵知、真知精华凝结而成。日精才现,月华才凝,即是灵根之精华才现才凝。灵根精华现凝,即统真知灵知之精华。此精此华,才现才凝,不能遽然归于中正。二八相交,真知灵知,刚柔相当,阴阳合德,不偏不倚,至中至正矣。不偏不倚,至中至正,非真水真火不能施功。“壬”即元精真一之水,“丙”即元神温和之火。灵根得元精、元神水火烹煎,自然刚而不至于太过,柔而不至于不及。真中含灵,灵中有真,不中者渐中,不正者渐正也。

龙汞结,虎铅成,咫尺蓬莱第一程。坤铅乾汞金丹祖,龙铅虎汞最通灵。

上言真知灵知,二八相交,全凭水火烹煎之功。真知灵知得水火烹煎,灵知之龙汞,归于中正,凝结而不散;真知之虎铅,归于中正,成就而不坏。汞结铅成,性定情忘,心死神活,从此一往直前,可以无阻无挡矣,故曰“龙汞结,虎铅成,咫尺蓬莱第一程”。此第一程,乃金丹之第一程,非还丹之第一程。金丹头一步功夫,先要将真性之灵知、真情之真知,锻炼成一个浑然之物,方能灵根圆明不昧。若是真知灵知稍有些子迷昏,便有些子滓质加杂,算不得汞结铅成,灵根光辉于何而生乎?夫修真之道,始终只是炼真知之真铅,灵知之真汞以生灵根,别无他物。始而取坤位真铅之真知、乾宫灵汞之灵知以为丹母,终而炼龙性真铅之良知,虎情灵汞之良能,以结灵胎。坤铅者,坎中满。坎属于道心,道心实则有真知乾汞者。离中虚。离属于人心,人心虚则具灵知。虚实相应,以真知而制灵知,以灵知而顺真知,道心常存,人心常静,真而统灵,灵而归真,真灵相合,能生灵根,故为丹母。此还丹之事也。龙铅者,龙为性,属木,铅为真知之情,属金。龙称铅者,真性中有真情,灵知变为真知,灵知混化矣。虎汞者,虎为情,属金,汞为灵知之性,属木。虎称汞者,真情中有真性,真知变为灵知,真知混化矣。灵知真知混化,即人心亦化为道心。良知良能,一灵妙有,法界圆通,动静无碍,逆顺随心,无事能瞒,无物能伤,故曰“最通灵”。最通灵,则灵根不昧矣。此金丹之事也。

达此理,道方成,三万神龙护水晶。守时定日明符刻,专心惟在意虔诚。

始而性情真灵凝结,终而性情真灵混化,此丹道一定不易之理。能达此理者,修道方成,不达此理者,修道不成。果达此理,是始终通彻,表里豁亮,如水晶塔子一样,心窍玲珑,一动一静,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身外一万八千阳神,身内一万八千阴神,皆顺听其命,亦化而为护法神,故曰“三万神龙护水晶”。是道也,说之最易,修之最难。盖以采药有时,炼药有日,运火有符刻,须要守时定日,明其符刻,心专意虔,方能成功。否则,毫发差殊,不作丹也。

黑铅过,采清真,一阵交锋定太平。三车搬运珍珠宝,送归宝藏自通灵。

上言守时、定日、明符刻者。凡以为还丹真铅到手,虽云还元返本,犹是有质之物,未至刚健纯粹,不堪采用,所谓“一毫阴气不尽不仙”也,故曰“黑铅过,采清真”。真而至清,即是有气无质,铅现癸尽,黑返为白之时。黑返为白,非是容易做出,必须奋大用、发大机,日乾夕惕,下一着死功夫,方能滓质消尽,故曰“一阵交锋定太平”。交锋者,不能退而必猛力以退之,既退尽滓质,真铅至清而至真,绝无一点客气加杂,灵根稳稳当当,不染不着,不动不摇,可以太平无事矣。三车者,《法华经》所云“羊车、鹿车、牛车”之三车。三车搬运,比喻功力渐进之义。珍珠,即灵根之异名,以其灵根归于清真,表里莹净,故又取象,谓“珍珠宝藏”,即中央元牝之门。既得灵根太平,从此功力渐进,务必将此灵根珍珠之宝,送归元牝宝藏,谨封牢锁,日久自然通灵矣。

天神佑,地祇迎,混合乾坤日月精。虎啸一声龙出窟,鸾飞凤舞入金城。

当灵根清真入于宝藏,先天祖气充足,造化在内,神明不昧,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其功用与天地日月之精混合而为一矣。故曰“天神佑,地祇迎,混合乾坤日月精”。能混合乾坤日月,灵根即是乾坤日月。乾坤日月即是灵根。寂然不动,感而遂通,虎啸而龙吟,鸾飞而凤舞,阴阳一气,呼吸灵通,入于金城不坏之境矣。

朱砂配,水银停,一派红霞列太清。铅池迸出金光现,汞火流珠入帝京。

当混合乾坤日月之精,灵根已可无伤无损矣。然虽无伤无损,若无些子勉强,金丹不结,必须再进一层功夫,将此混合之物,运动虚无中神光真火,炼成一个精而又精、粹而又粹之宝,方是真宝,永久不能伤损矣,故曰“朱砂配,水银停,一派红霞列太清”。朱砂,即前结就龙汞之灵知。水银,即前已成虎铅之真知。汞结成砂,铅变成银,已清真矣。又经虚无中神火陶镕,真中更生真。真之清者,复进于太清矣。火列太清,真进太清,砂银一气,金火同宫。金遇火而还元生明,火遇金而返本息焰,故曰“铅池迸出金光现,汞火流珠入帝京”。金光者,真知常明之光。帝京者,心君所居之处,为灵知之火藏。金光迸出,真知至灵;火入于藏,灵知至真。真之灵之,神妙不测矣。

龙虎媾,外持盈,走圣飞灵在宝瓶。一时辰内金丹就,上朝金阙紫云生。

当金还火返,真知灵知,均归太清,龙性虎情,亦交媾而为一气,急须外炉持盈,万缘俱寂,不使有一毫客气,乘间而入,自然宝瓶内炉,走圣飞灵,自相团聚,一时辰内结就一粒金丹。当斯时也,五气朝元,三花聚顶,其光通天彻地,谓之朝金阙而生紫云,真实不妄。此第二铅就金丹之事,乃中乘之道也。

仙桃熟,摘取饵,万化来朝天地喜。斋戒等候一阳生,便进周天参同理。

一时丹成,万般滓质尽脱,只有天良一点灵根,圆陀陀,光灼灼,净倮倮,赤洒洒,如仙桃成熟矣。仙桃成熟,取而服之,光生五内,神凝气聚,万化来朝,我命由我不由天,虽天地不喜不能也。既已服丹,命基坚固,此时须当斋戒沐浴,勿忘勿助,等候静极又动,一阳发生,仿《参同》周天火候,可以凝结圣胎矣。

参同理,炼金丹,水火熏蒸透百关。养胎十月神丹结,男子怀胎岂等闲。

上言等候一阳生。此一阳,即凝结圣胎之阳。《参同》火候,最细最微,准诸易卦,仿乎月令,阳火阴符,进退止足,有为无为,无不俱备。当服丹之后,灵根真种落于黄庭,七日来复,微阳潜生,遵《参同》之理,以水火熏蒸,不使丝毫渗漏,渐生渐长,阳气充足,百关齐开,百神俱集,霎时胎结。更加十月温养之功,无质生质,无形生形,神丹成就,是谓男子怀胎。此胎乃金刚不坏之法身,非等闲血胞之凡胎可比。以其法身至灵至圣,故谓神丹;以其法身脱离万象,故谓圣胎。神丹圣胎,总是一个不坏法身而已。此第三铅就神丹之事,乃上乘之道也。

内丹成,外丹就,内外相接和谐偶。结成一块紫金丸,变化飞腾天地久。

内丹者,即圣胎之神丹。外丹者,即还丹炼成之金丹。金丹是采先天虚无之气而炼成,造化在外,故谓外丹。神丹是金丹服内,凝结成象,造化在内,故谓内丹。此内外;之分。其实内丹外丹,总是一个灵根锻炼成就,以其有内外先后修持之火候,故有内外二丹之名。外丹成就,即修内丹,内外相接,功夫到日,内外和谐,通幽达明,混成无碍,结成一块紫金丸矣。金至于紫,从大火炉中锻出,内外光明,至刚至健,至圣至神,变化随心,飞腾如意,入于最上一乘妙觉之地,阴阳不能拘,造化不能限,与天地同长久矣。

丹入腹,非寻常,阴形剥尽化纯阳。飞升羽化三清客,名遂功成达上苍。

上言变化飞腾天地久者。盖以金丹入腹,剥尽群阴,化为纯阳法身,十月气足,婴儿出现,羽化飞升,为三清殿上之客。到此地位,功成名遂,大丈夫之能事毕矣。

三清客,驾琼舆 ,跨风腾霄入太虚。似此逍遥多快乐,遨游三界最清奇。太虚之上修真士,朗朗圆成一物无。

既为三清之客,有无俱不立,物我悉归空,离尘世而入太虚,逍遥快乐,邀游三界,最清最奇。然何以能如是哉? 以其太虚之上,修真之士,朗朗圆成,无一物挂怀,无一物能侵,与太虚同体也。

一物无,遂显道,五方透出真人貌。仙童仙女彩云迎,五明宫里传真诰。

一物既无,大道已成。成己之后,而又成物,方方行功,扶危救困,警愚化贤,功完行满,玉帝诰封,名登紫府矣。

传真诰,话幽情,只是真铅炼汞精。声闻缘觉冰消散,外道修罗缩项惊。

上言五明宫里传真诰,是大道完成、登于天仙之位矣。这个传真诰、登天仙之幽情,至简至易,约而不繁,只是用真铅炼真汞,成灵砂之一事,别无他物。始而以真铅制真汞,中而以真铅合真汞,终而以真铅成真汞。始终以铅炼汞,汞干铅飞,煅成一块足色紫金,为永久不坏之物,德配天地,故能受真诰。是道也,非在声闻缘觉中而成,乃虚空内所做之事业。彼一切盲修瞎炼、外道之流,专在声闻缘觉中作活计者,闻的此等幽情之话,茫然无知,则必且惊且疑,而缩项退后矣。

点枯骨,立成形,信道天梯似掌平。九祖仙灵得超脱,谁羡繁华贵与荣。

金丹大道,平坦之道,人人有分,个个皆能。得其真者,循序而进,如上天之梯,能起死回生,能超九祖先灵,其荣贵无比,世间之繁华荣贵,何足羡哉!

寻烈士,觅贤才,同安炉鼎化凡胎。若是悭财并惜宝,千万神仙不肯来。

金丹之道,虽是平坦易行,然非烈士不传,非贤才不度。特以烈士贤才,不悭财,不惜宝,提的起,放的下,以性命为一大事,故祖师愿与同安炉鼎,同化凡胎。若是悭财惜宝之辈,不但祖师不度,虽有千万神仙,谁肯来度哉?

修真士,不妄说,妄说一句天公折。万劫尘沙道不成,七窍眼睛皆迸血。

此歌句句着实,敲爻示真。药物老嫩,火候次序,进退急缓,抽添运用,有为无为,无不祥明且备,真足为万世学人上天之梯。祖师犹恐后人疑惑不信,故又出此誓语,以明其心。我读“妄说一句天公折”之句,不禁澘然泪下,见此而不发信心者,必非人类也。

贫穷子,发誓切,待把凡流尽提接。同赴蓬莱仙会中,凡景熬煎无了歇。

昔正阳帝君授祖师道后,玉帝勅召授职,飞升空中,谓祖师曰:“子当勉力,不久当如吾也。”祖师叩禀曰:“弟子之志,异于先生。若不度尽世间凡流,永不朝金阙”观此,祖师不特成道后,欲把凡流尽提接,即未成道之前,早有此愿。奈何祖师欲提接凡流,同赴仙会,而举世凡流以苦为乐,熬煎不歇,虽祖师亦无如何也。

尘世短,更思量,洞里乾坤日月长。坚志苦心三二载,百千万劫寿弥疆。

凡流贪恋凡景,熬煎不歇,将性命二字,置于度外,殊不知人生在世,百年岁月,瞬息间耳。怎如道成之后,造化在手,性命由我不由天。洞里乾坤,日月最长也。若有烈士贤才,寻师访友,得其真决,坚志苦心,用功修持,二三年间,即能成道,万劫长存,其寿无疆矣。

达圣道,显真常,虎兕刀兵更不伤。水火蛟龙无损害,拍手天宫笑一场。

修真之道,特患不能达圣道耳。果达圣道,一了百当,真者能常,无时或息。更加符火锻炼之功,大道完成,遂显真常,虽虎兕、刀兵、水火、蛟龙,皆不能伤害。到此地位,受天宫之福,一切尘世苦脑尽脱,岂不拍手呵呵大笑耶。

这些功,真奇妙,吩咐与人谁肯要。愚徒死恋色和财,所以神仙不肯召。

这些功,即以上修炼之功。以上修炼之功,能超凡入圣,能起死回生,能虎兕刀兵不伤,能水火蛟龙不害,最奇最妙。有此奇妙,而人皆不肯要者,何哉?非不要也。神仙之事,虽愚夫愚妇,说者尊敬,闻者仰慕,但为财色所迷,不肯将性命为重,虽尊敬仰慕,皆是妄想,是以神仙不肯召引也。

真至道,不择人,岂论高低富与贫。且饶帝子共王孙,须去繁华锉锐分。

神仙者,大慈大悲,度己度人,岂不愿将至道告人乎?若不将至道告人,是有秘天宝,必非神仙。盖神仙不择人而教,高低贫富,帝子王孙,一等视之,总要能去繁华,能锉锐气方肯告之。若繁华不去,贪图名利,锐气不锉,争胜好强,饶是帝子王孙,亦不告也。

嗔不除,态不改,堕入轮回生死海。堆金积玉满山川,神仙冷笑应不睬。

嗔者,一切执着烦恼是也。态者,诸般妄想贪图是也。修真之道,首要除嗔改态。嗔除而心气平,态改而情缘空。去假求真,以性命为重,即能遇真师,出轮回,脱生死。若嗔不除,态不改,已堕轮回生死之海。既欲腰缠十万贯,又欲骑鹤上扬州,虽神仙对面,应必冷笑不睬矣。

名非贵,道极尊,圣圣贤贤显子孙。腰金跨玉骑骄马,瞥见如同隙里尘。

世人不肯入至道者,不为利必为名,以其为名能以取贵也也。殊不知名非贵,道极尊。大道成后,为圣为贤,接引方来,代代相传,子子孙孙,皆为圣为贤,其显贵无比,彼尘世腰金跨玉骑骄马,一身之荣贵,如同隙里之尘,虚而不实,何足贵哉!

隙里尘,石中火,何在留心为久计。苦苦煎熬唤不回,夺利争名如鼎沸。

人生在世,如隙里之尘,石中之火,最不久长,而人皆以假为真,苦苦煎熬,夺利争名,如鼎水滚沸不休,何哉?

如鼎沸,永沉沦,失道迷真业所根。有人平却心头棘,便把天机说与君。

夺利争名,损人利己,沉沦苦海,失道迷真,忘其本来面目,业根种深,所谓“世事万般将不去,临行惟有业随身”。若有人看破世事,平却心头棘茨,般般放下,以性命为一大事,祖师必然提携,祖师云:“若人平却心头棘,便把天机说与君”,岂虚语哉!但世间无有肯平心头棘者,虽欲说天机,与谁说乎!

命要传,性要悟,入圣超凡由汝做。三清路上少人行,畜类门前争入去。

上言说与天机,是何天机?即性命之天机也。命者,先天真一之祖气性者,本来真空之祖性。真空之性,无时不在,现时就有,若悟到一无所有处,即能见真。至于先天之气,或隐或显,隐显无时,不在内,不在外,非色非空,非有非无,拟之则失,议之则非,一身上下,并无着落处,须用真师附耳低言,方能认得。且造命之道,有药物,有火候,有工程,有等等要口关隘,必须口诀一一指示,方能通彻。故曰:“命要传,性要悟”。修命者,超凡之事,修性者,入圣之事。超凡,所以脱幻身,入圣,所以脱法身。既悟得性理,又明的命理,或先修性而后修命,或先修命而后修性,则超凡入圣,随人做矣!奈何迷徒不悟性理,又不求命理,将性命二事,看为儿戏,故“三清路上少人行,畜类门前争入去”。一失人身,万劫难逢,可不悲哉!

报贤良,休慕顾,性命机关堪守护。若还缺一不芳非,执着波渣应失路。

上言知得性命之理,足以超凡入圣矣。但超凡入圣,不是空空顾幕,即便了事,须要将性命机关打开,真知确见,脚踏实地,守护修持,方能济事。若知性而不知命,或知命而不知性,性命各别,阴阳不和,生机有息,焉能芳菲成道哉!观此性命缺一,且不能芳菲成道,而况世间执相着空之辈,误认后天有形有象之波渣修为者,岂不大失正道之路乎?

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

上言性命缺一不能芳菲。何以见其不能芳菲哉?盖以“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其病者,只修祖性不修丹。丹者,阴符阳火煅炼而成,造命之事,属阳。修性之道,无阴符阳火锻炼之功,属阴。纵祖性修成,未曾在大火炉中煅炼出来,阴而不阳。不过来去分明,难免抛身入身之患,故“万劫阴灵难入圣”也。

达命宗,迷祖性,恰是鉴容无宝镜。寿同天地一愚夫,权握家财无主柄。

上段言修性,不可不修命。此段言修命,不可不修性。夫性者,所以全命之物。若达命宗,而不知修祖性,则不能至诚前知,神明远照,犹如监容而无宝镜,纵命基坚固,寿同天地,一愚夫耳。亦如空有家财,而无主柄使用也。盖命理攒簇五行,和合四象,夺天地之气数以为我有,窃阴阳之造化以为我用。炼铅制汞,铅汞凝结,则腹实而命基坚固,腹实命固,而不知抽铅添汞,虚心修性,以期超脱,不为修道之极功,故古仙名为守尸鬼,非七返九还金掖大丹之道。七返九还金液大丹,必以性命俱了,打破虚空,不生不灭,为了当也。此以金丹之始终论之,若以修命而言,亦必须修性,若不修性,命亦不凝。但修命之性,与了命后之性,大有分别耳。

性命双修元又元,海底洪波驾法船。生擒活捉蛟龙首,始知匠手不虚传。

上言修性不修命,不能成道,修命不修性,亦不能成道,若欲成道,非性命双修不可。修命之学,以术延命,复先天化后天,长生之道,固元矣;修性之学,以道全形,破虚空超三界,无生之道,亦元矣。性命双修,道法两用,内外相济,既得长生,又能无生,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了命了性,不生不灭,元之又元矣。其所以元者,盖性命双修之道,在海底洪波中驾法船,于蛟龙深潭里探明珠,杀内求生,害中有恩,能修无量寿身,能成金刚不坏。得其真者,纵横逆顺没遮拦,静则无为动是色。匠手高强,亦如飘蓬行舟,左之右之,无不宜之。彼一切旁门外道,不知性命为何物,专在一身上下百般做作者,岂晓有此匠手之真传乎?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吕祖《敲爻歌》全文 | 悟元子刘一明注解

赞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