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祖注《吕祖百字碑》全文 校对无错字

张祖注《吕祖百字碑》全文 校对无错字

《吕祖百字碑》

养气忘言守,降心为不为。

动静知宗祖,无事更寻谁!

真常须应物,应物要不迷。

不迷性自住,性住气自回。

气回丹自结,壶中配坎离。

阴阳生反复,普化一声雷。

白云朝顶上,甘露洒须弥。

自饮长生酒,逍遥谁得知!

坐听无弦曲,明通造化机。

都来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张三丰注《吕祖百字碑》

养气忘言守,

凡修行者,先须养气。养气之法,在乎忘言守一。忘言则气不散,守一则神不出。诀曰:缄舌静,抱神定。

降心为不为。

凡人之心,动荡不已。修行人心欲入静,贵乎制伏两眼。眼者心之门户,须要垂帘塞兑。一切事体,以心为剑,想世事无益于我,火烈顿除,莫去贪着。诀云:以眼视鼻,以鼻视脐,上下相顾,心息相依,着意玄关,便可降伏思虑。

动静知宗祖,

动静者,一阴一阳也。宗祖者,生身之处也。修行人当知父母未生之前,即玄牝也。一身上下,乾坤八卦,五行四象,聚会之处,乃天地未判之先,一点灵光而成,即太极也。心之下,肾之上,仿佛之内,念头无息所起之处,即是宗祖。所谓动静者,调和真气,安理真元也。盖呼接天根,吸接地根,即阖户之谓坤、辟户之谓乾。呼则龙吟云起,吸则虎啸风生,一阖一辟,一动一静,贵乎心意不动,任其真息往来,绵绵若存。调息至无息之息打成一片,斯神可凝,丹可就矣。

无事更寻谁!

若能养气忘言守,降伏身心,神归炁穴,意注规中,混融一炁,如鸡抱卵,如龙养珠,念兹在兹,须臾不离,日久工深,自然现出黍米之珠,光耀如日,默化元神,灵明莫测,即此是也。

真常须应物,应物要不迷。

此道乃真常之道,以应事易于昏迷,故接物不可迷于尘事。若不应接,则空寂虚无。须要来则应之,事去不留,光明正大,乃是不迷,真性清静,元神凝结。诀曰:着意头头错,无为又落空。

不迷性自住,性住气自回。

凡人性烈如火,喜怒哀乐,爱恶欲憎,变态无常,但有触动,便生妄想,难以静性。必要有真惩忿,则火降;真寡欲,则水升。身不动,名曰炼精,炼精则虎啸,元神凝固;心不动,名曰炼气,炼气则龙吟,元气存守;意不动,名曰炼神,炼神则二气交,三元混,元气自回矣。三元者,精气神也;二气者,阴阳也。修行人应物不迷,则元神自归,本性自住矣。性住则身中先天之气自回,复命归根,有何难哉!诀曰:回光返照,一心中存,内想不出,外想不入。

气回丹自结,壶中配坎离。

修行人性不迷尘事,则炁自回,将见二炁升降于中宫,阴阳配合于丹鼎,忽觉肾中一缕热炁上冲心府,情来归性,如夫妇配合,如痴如醉。二气絪緼,结成丹质,而炁穴中水火相交,循环不已,则神驭炁,炁留形,不必杂术自长生。诀曰:耳目口三宝,闭塞勿发通。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直至丹田气满,结成刀圭也。

阴阳生反覆,普化一声雷。

功夫到此,神不外驰,气不外泄,神归炁穴,坎离已交。愈加猛烈精进,致虚之极,守静之笃,身静于杳冥之中,心澄于无何有之乡,则真息自住,百脉自停,日月停景,璇玑不行,太极静而生动,阳产于西南之坤,坤即腹也,又名曲江。忽然一点灵光,如黍米之大,即药生消息也。赫然光透,两肾如汤煎,膀胱如火炙,腹中如烈风之吼,腹内如震雷之声,即复卦天根现也。天根现,即固心王,以神助之,则其炁如火逼金,上行穿过尾闾,轻轻运,默默举,一团和气,如雷之震,上升泥丸,周身踊跃,即天风姤卦也。由月窟至印堂眉中,漏出元光,即太极动而生阴,化成神水甘露,内有黍米之珠,落在黄庭之中,点我离中灵汞,结成圣相之体,行周天火候一度,烹之炼之,丹自结矣。

白云朝顶上,甘露洒须弥。

到此地位,药即得矣。二气结刀圭,关窍开通,火降水升,一炁周流,从太极中动天根,过玄谷关,升二十四椎骨节,至天谷关,月窟阴生,香甜美味,降下重楼,无休无息,名曰甘露洒须弥。诀曰:甘露满口,以目送之,以意迎之,送下丹釜,凝结元气以养之。

自饮长生酒,逍遥谁得知!

养气到此,骨节已开,神水不住,上下周流,往来不息,时时吞咽,谓之长生酒。诀曰:流珠灌养灵根性,修行之人知不知?

坐听无弦曲,明通造化机。

功夫到此,耳听仙乐之音,又有钟鼓之韵,五气朝元,三花聚顶,如晚鸦来栖之状,心田开朗,智慧自生,明通三教经书,默悟前生根本,预知未来休咎,大地山河,如在掌中,目视万里,已得六通之妙。此乃实有也,吾行实到此际,若有虚言以误后学,天必诛之。遇之不行,罪遭天谴。非与师遇,此事难知。

都来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自“养气忘言”至此二十句,皆是吕祖真正口诀功夫,无半点虚伪,乃修行上天之阶梯。得悟此诀与注者,可急行之,勿妄漏泄,勿示匪人,以遭天谴。珍重奉行,克登天阙。

(吕祖抱度人洪愿而传此《百字碑》,张祖抱度人大愿而注此《百字碑》,张祖之心,即吕祖之心也。故曰:纯阳、三丰,乃神仙中耳目。西月跋。)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张祖注《吕祖百字碑》全文 校对无错字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