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丨毛泽东诗词作品《诉衷情.江山靠谁守(1974年)》

图片丨人民网毛泽东诗词《诉衷情》页面截图
图片丨人民网毛泽东诗词《诉衷情》页面截图

诉衷情(毛泽东.1974年)

父母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
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

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
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网络上流传有另一版本:

诉衷情

当年忠贞为国筹,何曾怕断头?
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

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
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毛主席的这首诗,透着无限苍凉,感情真挚,读来催人泪下。这首诗并未收录在各版本《毛泽东诗词》内,因为这是一首打某些人脸面的诗词。

因此,当这首诗开始在网络上流传,有人便开始否认这是毛主席所写,断定这是伪作。理由千篇一律:该词不符合词谱平仄格律。

毛主席诗词与其书法一样,胜在意境,大气豪放,不拘泥于格律。如果以平仄押韵为标准判断是否伪作,那么也没必要出版《毛泽东诗词》了,因为里面几乎全是伪作。不仅如此,连宋词也要重新出版,因为很多诗词佳句,都是因为作者在格律与意境之间,选择了后果。好诗句,胜在意境,而不是词藻。别忘了,毛主席曾经写文章,批判过八股文。因此,以这个原因来断定这是伪作,实在太勉强了,只能说明某些人真的心虚。

这首词,是毛主席写给周总理的。1974年,国内外风雨飘摇,毛主席疾病缠身,周总理也身患重病。眼看“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人蠢蠢欲动,却无能为力。这些留过洋的人,自命不凡,以为自己是方鸿渐。为了否定毛主席,不惜自废武功,放弃主席奠定的民用、军用等工业、芯片基础,执意不走主席铺下的阳关大道,非要摸着石头过河,并以加入狼群(洋鬼子)制定的猎羊协议被屠宰为荣。

在此内忧外患危险情境下,要求本来就洒脱不羁的毛主席,在风烛暮年,严格按诗词格律写一首诗?这是主席在年轻时就不屑做的事情。

有很多回忆文章描述,晚年的毛主席总是流泪。毛主席是喜欢流泪的人吗?显然不是。惊涛骇浪中风轻云淡运筹帷幄的毛主席,有六位亲人为革命牺牲,或牺牲于国民党的屠刀,或牺牲于朝鲜战场。面对这些人生悲剧,毛主席都未曾流过泪。

晚年的毛主席,为什么总是流泪?答案就在这首词内。忧国忧民,担心自己的人民受苦,再次承受新的“三座大山”的压迫,自己却无力回天。心慈手软,也不能像古代开国皇帝那样从肉体消灭乱来的人。

仗我们是不怕打的,帝国主义要想“和平演变”我们这一代人也难;可下一代、再下一代就不好讲了。中国人讲“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英国人说“爵位不传三代”;到我们的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情形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啊?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

毛泽东 一九五九年十一月

这是1959年11月,毛主席在杭州南屏山住地,同来杭州的几位政治局委员、几位省市领导同志和身边卫士长李银桥同志的谈话。如今的现实,证明了毛主席的担忧不无道理,他早看透了那些人。最终,那些人还是用实际行动证实了,他们就是走资派、洋务派。

后来的现实显示,摸着石头走了几十年,迎来了大使馆被炸,银河号事件,芯片被卡脖子,这才陆续重新拾起已经耽误了几十年的军工业、芯片产业。用兵如神的毛主席早就预料到这些后果,却无可奈何,怎能不流泪?

重读这首《诉衷情》,“江山靠谁守”,“业未竟,身躯倦”,“忍将夙愿,付与东流”?毛主席的夙愿,一定不是在建国短短二十几年内,就拥有了原子弹、潜艇、导弹、芯片高精产业、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地位之后,还要任人欺负;也一定不是让老百姓重新背上新的“无数座大山”的生活。

另外,这首《诉衷情》的真伪,也不需要争论了,这里就是无可辩驳的证据:

人民网毛泽东诗词《诉衷情》网址: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8198/30446/30453/2220264.html

下面转载的文章,详细说明了毛主席的处境,背了多少黑祸。千秋功罪,自有百姓评说,自己再洗白也没有用。

重温毛主席《江山靠谁守?》——以此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诞辰121周年

文 | 姜博

  “当年忠贞为国筹,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这首词是毛主席去世前一年,82岁时写给周总理的。当时,毛主席身体不好,疾病缠身,周总理也身患癌症,亦在重病中。毛主席已经预感到,革命将发生曲折,他和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夙愿将要“付与东流”。他问自己,也问周总理,社会主义的红色江山究竟“靠谁守”?

  这首词,字数虽然不多,但情感真挚,读来沧桑心碎,令人潸然泪下。

  “当年忠贞为国筹,何曾怕断头?”。这是毛主席对从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到1949年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28年抗争历史的感概,为了新中国的革命事业,毛主席一家献出了六位亲人的生命,千百万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

  “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读来更是情真意切、感人至深,又耐人寻味,浮想联翩!从新中国成立到解放大西南,真可谓“天下红遍”;从土改到互助组,到初级社、高级社,再到人民公社,我们走的是集体化康庄大道,都为的是全国的老百姓共同致富。再看改开以来直到今天的现状,会让你感叹:江山有谁守?!

  为了防修反修让社会主义江山红旗不倒,毛泽东曾为此尝试过许多方法,三反五反后的反右派斗争,大跃进中反浮夸风的斗争,再后来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都遭到了体制内外的百般干扰和极力破坏,收效不大,最后不得不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让人民起来批判一切腐朽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和旧习惯,让人民群众直接参政议政,监督执政党,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大众民主,来识别和揭露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打响了防修反修的人民战争。当然,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官僚主义阶层及所代表的封资修势力也不会善罢甘休,对文化大革命进行了百般干扰和极力破坏。另外,因为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相当一批当年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们也不理解不支持,站在了人民群众的对立面。所以,毛主席他自己说,他一生中做的这第二件事反对的人也不少。

  为了防修反修让社会主义江山红旗不倒,毛主席一直都在培养接班人。首先是刘少奇。为了培养刘,毛主席主动退居二线,让刘主持中央工作。

  在三反五反运动之后,中央动员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人士给共产党提意见,诚恳地请他们帮助共产党克服官僚主义。不料极少数资产阶级民主派人物借此发难,置疑共产党的执政能力,要求共产党下台。共产党不得不给予反击,导致了全国范围的反右斗争。因为三反五反运动,矛头不仅对准私营工商业者的不法行为,同时也指向体制内的官僚主义,引发了党内官僚精英的不满和暗中对抗。他们借反右之机,用形左实右的隐蔽手段,拨转矛头,对准诚心诚意给共产党提意见的基层干部群众、民主人士和知识分子,使反右斗争走上了扩大化歧途,改变了运动初衷,使体制内的官僚主义倾向不仅没有得到清理,反而更加老虎屁股摸不得。反右斗争的失误,在一线主持工作的刘是要负主要责任的。

  在大跃进中犯极左、浮夸,一线的刘也是要负主要责任的,毛泽东为了大局主动承担了责任(注:庐山会议的中心议题是纠左,而彭德怀在对待处理极左的问题上又犯极左的错误,纠住问题不放,上万言书要坚持追究一线同志的责任。这种情况下,才有了后头的批彭。在批彭的问题上,刘又纠住不放,还是毛主席出面力保,才保留了政治局委员和副总理职务。)

  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刘又和毛主席想不到一块儿上,把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搞成了矛头向下打击一大片的“四清”运动,毛泽东及时发现了这个错误,并下发“二十三条”,采取补救措施。四清运动中打击一大片的做法,如同反右斗争扩大化一样,留下了难以消除的人人自危的政治后遗症。

  在文化大革命初期,仍然是由一线主持工作的刘负责的。但刘仍然没有认识到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真谛而自我觉悟、自我革命,又把矛头引向基层,派工作组,发动群众斗群众。仍然是毛泽东及时发现错误并下发中央5.16通知及时纠正,发表《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研究制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十六条)。至此,毛主席和刘少奇在思想路线上彻底决裂。

  除刘少奇之外,时任中央总书记、负责书记处工作的邓小平也是培养之列。但邓每次都和刘搞在一起,在党内结成和毛主席革命路线相对立的刘邓路线。经过前述历次运动的博弈,到文化大革命邓以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二号人物受到严厉批判。

  1967年6月20日至7月5日期间,邓小平在《我的自述》这样写道:“我完全辜负了党和毛主席长期以来对我的信任和期望。我以沉痛的心情回顾我的过去。我愿在我的余年中,悔过自新,重新做人,努力用毛泽东思想改造我的资产阶级世界观。对我这样的人,怎样处理都不过分。我保证永不翻案,绝不愿作一个死不悔改的走资派。”

  一九七二年八月三日,邓小平在给毛主席的信中写道:“到现在,我仍然承认我所检讨的全部内容,并且再次肯定我对中央的保证,永不翻案” “我总想有一个机会,从工作中改正自己的错误,回到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上来”。

  1973年3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的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职务的决定》。1975年1月四届人大会议后,周恩来病重住院,邓小平接受毛泽东的委托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在此期间,邓以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为名,搞右倾翻案,将彻底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所以毛主席说:“有些人总是对这次文化大革命不满意,总是要算文化大革命的账,总是要翻案”。于是,在全国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中,邓小平再次受到批判。

  其次,是在文革开始后培养林彪做接班人。林彪形左实右,野心勃勃,专搞阴谋诡计,表面上紧跟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暗中组成反党集团,有预谋地诬陷、迫害党和国家领导人,阴谋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1971年发生“九一三事件”,林彪、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乘256号专机出逃苏联,于蒙古温都尔汗坠机身亡 。

  与刘少奇的分道扬镳,林彪反党集团的暴露,邓小平的右倾翻案,再加上周总理身患癌症,毛泽东自己也病魔缠身,思前想后,毛泽东的担心油然而生:“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江山靠谁守?”

  在共产党取得全国政权以后,对如何保证红色江山红旗不倒,将革命事业代代传承,毛主席一直都在不断研究,不断实践,不断探索,不断地教育和锻炼广大干部和群众。

  1947,黄炎培到延安考察,谈到“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称历朝历代都没有能跳出兴亡周期律。毛泽东表示:“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1949年3月5日毛泽东同志在西柏坡召开的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所做的报告中指出:“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一点已经得到了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衣炮弹面前要打败仗””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他特别提醒全党,在革命取得胜利后,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因此他向全党提出了两个“务必”。即“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开完七届二中全会,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就准备搬家了。3月23日,他们告别了中国革命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西柏坡,踏上了进京的征程。在山沟里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脚上裹着井冈山、宝塔山、西柏坡泥土的共产党人,将走进宽敞的柏油马路。出发前,毛泽东只睡了四五个小时。他兴奋地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不睡觉也高兴啊。”“进京‘赶考’去,精神不好怎么行呀?”周恩来笑着说,“我们都应当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去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1961年6月,毛泽东在一次会议上指出,“现在的重要问题是要重新教育干部。干部教育好了,我们的事业就大有希望。不教育好干部,我们就毫无出路。”1962年,毛泽东便向全党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警告,严肃指出“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社会中,还存在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要认识这种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要提高警惕。要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要正确理解和处理阶级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不然的话,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会走向反面,就会变质,就会出现复辟。我们从现在起,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比较清醒的认识,有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

  1963年毛泽东又指出,现在如果不抓阶级斗争,忘记无产阶级专政,“那就用不了多少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毛泽东从中国社会管理体制的官僚化和国际共运的修正主义动向中,敏锐察觉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和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的紧迫性,提出了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学说和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并进行了创造性的实践探索,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也使践行这一理论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具有了史无前例的深远意义。

  但是,所有这些努力都未能让自己的战友们真正全部理解、支持并在实践中去践行,有的还走到了自己的对立面,还有的是看到改开以后的现实以后才幡然醒悟:当年毛主席的教导,毛主席的做法是对的,我们错了!再回到75年右倾翻案的现实,难怪毛主席既充满无奈又非常不情愿的心情问周总理也问自己:“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毛泽东毕生追求人民大众的彻底翻身解放,始终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当做共产党人的最高政治。

  1960年11月27日毛泽东同志在各中央局汇报工作时做重要插话 ,毛主席语重心长地说:“人民群众的每一件小事,都应当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大事。我们共产党人干革命、搞社会主义,为什么?为的是全国的老百姓。从土改到互助组,到初级社、高级社,再到人民公社,我们走的是集体化道路;我们要把全国人民的喜怒哀乐、冷热苦暖时时刻刻挂在心上。我们的责任是向人民负责,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我们这些人都是全国人民大众的公仆,不是老爷;凡是那些一心想当官做老爷的人,不关心老百姓疾苦的人,应当从共产党人的革命队伍中开除出去……”

  1965年5月毛主席重上井冈山与时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张平化说:“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因为中国是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变了,中国的整个经济体制就会改变,就会走上资本主义道路。但中国走资本主义的道路走不通,因为帝国主义们不会让中国真正富强起来的。美国对西欧资本主义国家还是既合作又排挤,怎么可能允许落后的中国独立发展,后来居上?况且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我们在这样的条件下搞资本主义,只能成为别人的附庸。”“帝国主义从第一天起,就眼睛盯着中国这个大市场,准备对我们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如果我们搞了资本主义,外面的帝国主义和国内的资产阶级来一个内外夹攻,联合起来压迫榨取老百姓,到时候我们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原则宗旨。” “战争时期容易检验路线的正确不正确,打胜仗的路线就是正确路线;和平时期检验路线的正确不正确,就要难得多,不能光看成绩和错误,还要看举什么旗帜,走什么道路。走资本主义道路,在一定的时间内可能会有些成绩,但长久地看,就不行了。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后中国要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的话,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搞不好,还会被敌人所利用,四分五裂,危险得很。印度不是分裂了吗?”

  毛泽东在1963年就预言:如果不抓阶级斗争,忘记无产阶级专政,“那就用不了多少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如果那样的话,老百姓就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再看看改开以后,放弃了阶级斗争,丢掉了无产阶级专政和公有化,几千万工人下岗失业,上亿的农民弃农打工,重新沦为被削剥被奴役的打工仔,毛主席的预言都变成了现实。

  联想到75年重病中毛主席,他老人家已经预感到:在他们离世以后,革命将发生曲折,他和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夙愿将要“付与东流”;预感到老百姓将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他毕生追求的人民大众的翻身解放事业将要“付与东流”!

  此时的毛主席怀着对全国人民的爱和怨自己不能再活5年、10年安排好接班人的无奈问自己:“忍将夙愿,付与东流?”这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人民情节!

相关文章:

6位亲人为革命牺牲的开国领袖,今天是他的诞辰纪念日

毛泽东,被误解的巨人

只有毛泽东,做到了「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

中国的芯片产业,曾经领先世界!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人民网丨毛泽东诗词作品《诉衷情.江山靠谁守(1974年)》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