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先生丨方方们的恨与怕

图丨推墙挖根还乡团文艺的代表作《软埋》

文丨白云先生

疫情期间,关于方方这个人,和她的日记,引起了巨大而广泛的争议。很多留言也一直问,能不能谈谈方方。今天,我们来写一写这个事。

方方和她的日记,有什么值得谈论的价值吗?其实并没有。先看她这个人,作为一个人,她对自己的国家和同胞,充满仇恨,希望我们失败,希望我们死的人越多越好。这样的品行,是不可以称之为人的。可见,作为一个人,方方不具备被谈论的价值。就她做的这些事,她不应该活跃在公众的讨论中,而应该去坐牢才对。

作为一个女人,她满脸横肉,丑陋粗野,凶恶狰狞,肮脏卑劣,面目可憎,由内而外的通体都散发着乌烟瘴气的恶臭味道。如果给她装上两根獠牙,你甚至分不清楚她到底是一个女人,还是一头母野猪。在一个女性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和美好有关的一切,她表现出来的都是极端反面的丑恶。所以,作为一个女人,她不具备被人谈论的价值。

再看她的作品,作为一个作家,她的文字很脏,和她的人一样脏。并且,她的文字不美,文笔没有文采,就和她的人一点都不美一样。还有,她的文字,没有丝毫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衡量作品好不好,是有标准的。首先,文字得干净。其次,文笔要优美,要流畅,要通透,还要有文采,读起来能给人通透脊背的快感。再次,文章里面,要有能给人启迪的价值。也就是古人讲的文以载道,你得言之有物,得对这个世界,做出更高的思想抽象和价值提炼。要不然,你浪费了别人的生命,阅读你分泌出来的垃圾,这是图财害命的行为。

如果一个人,以写作为职业的话,她的文字很脏,作品没有可读性,读起来只是让人觉得恶心,思想上也是向下的堕落,缺乏任何价值。这是对这个职业的侮辱和亵渎。也是对读者的伤害。所以说,方方的作品,也不具备被谈论和价值。不要说评论了,连被谈论的价值都不具备。

打个比方,我们站在太空中俯瞰地球,你问怎么看一座山脉,怎么看一条大河,这都是可以谈论的事情。如果你问,泰山山脚下的一颗狗尾巴草,草叶子下面有一只虫子,请谈论一下这个虫子,这就没有被谈论的价值。方方这个人和她的作品,从它们的价值来看,都好比是这个不值得被谈论的虫子。想必很多人都有这个看法。

那当整个社会都在谈论方方的时候,大家到底是谈论什么呢?大家谈的是爱和恨。反对方方的人,表达的是对我们这个国家和人民的爱。支持方方的人,表达的对我们这个国家和人民的刻骨的恨。除了仇恨,还有恐惧,他们对这个国家和人民展现出来的,越来越强大的力量,充满了绝望般的恐惧。而爱和恨的背后,又是一场空前的舆论战争。这才是真正值得谈论的东西。

方方和支持她的那些人,他们到底为什么这么仇恨自己的国家和同胞呢?他们的恨到底从何而来呢?我们国家强大了,本应该是好事,为什么他们反倒会感到恐惧呢?他们为什么要帮助美国人,开辟内线战场,发起内线战争,进攻我们的国家呢?接下来,我们来深入的谈一谈。

毛主席带领人民翻身闹革命,打下来了新中国。所以新中国是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后来的几十年,在到底谁才是国家主人这个问题上,产生了比较大的分歧。我们国家前进的路线上出现了偏差。

一些利益集团认为,这个国家不应该人民当家作主,而应该是一小部分利益集团来当家作主,把这个国家瓜分掉。而且,他们也已经这么做了。如果一小撮人当家作主,怎么对待我们国家人民当家作主这个政治根基呢,那就得把这个政治体系彻底打倒,打倒这种思想,同时还要打倒人民。

大家看到了没,这是水火不容的尖锐矛盾。仇恨就来自于这里。表现这种思想的比较典型的文艺作品,就是方方的《软埋》。在这本书里面,方方全盘否定了土改,全盘否定了解放战争,全盘否定了新中国的立国之本。把人民全面负面化,把土改负面化,而地主则全面变成了正面的形象。还认为,人民对以前的地主犯有血债和原罪,理所应当的把国家还给他们。

这是方方一贯的手段,用虚构替代现实,用颠倒黑白的文艺手法,用充满主观恶意预设立场的激烈情绪的叙述手法,消解真实的历史,蒙惑愚蠢,攻击和瓦解我们的政治体制。

真实的历史是,地主还乡团极其残暴,无恶不作,令人发指,疯狂残忍的报复人民。他们活埋了很多人,轮奸妇女,对人民动用拔舌头的酷刑,还把人浑身割烂,扔进烧的火红的锅里,管这个叫做穷人翻身。对几岁的小孩子也不放过,把小孩用铡刀铡成好几段。残杀无数群众,幸存下来的年轻人,就抓壮丁去送死。地主还乡团,光用铡刀就铡死了无数的群众。地主还乡团用活埋和铡刀对付群众,是他们当时的普遍手段。由此可见,地主还乡团,对新中国,对人民,心里的刻骨仇恨有多么的强烈。

如果方方们手里有枪杆子,掌握国家暴力机器,可以肯定的说,一些反对他们的网友,早就被他们用铡刀铡成好几段了。

方方在《软埋》中,刚好是写反了。人民对地主的审判,也只是分了他们的地,从未这么残忍过。

现在,新版本的当代地主还乡团回来了,人民不答应怎么办,重提以人民为中心,不忘初心的执政党不答应怎么办?如果谁敢不答应,他们就推翻这个国家,让江山易色。这个图谋和主张,也被方方写在了一本书里面,这本书是《万箭穿心》。这是一本映射谋逆造反的书。

《万箭穿心》大致的情节是这样的,映射武汉作为中国的心脏,风水不好,因为四省通衢,各个方向的通道,都指向武汉,指向中国的心脏,如同万箭穿心的格局。

以前主角夫妇住旧房子的时候(隐喻旧社会),生活比较太平安稳,换了新房子(隐喻从旧社会搬进了新中国),然后就各种不顺利,后来男主人公马学武死了。隐喻新中国治理不好我们这个国家,最后必须走向崩溃。男主人公死了之后,女主角李宝莉先是被一个暴发户(隐喻既得利益者)玩弄感情,进而被骗,并没有得到利益集团的谅解,只能用一生来还债。后来这本反书经过艺术化的处理,改编成了电影。

这本反书写的很大胆且疯狂,但是映射的又非常的隐秘。美国肺炎瘟疫,为什么敢从武汉下手,为什么中国的当代还乡团,敢从我们的地理心脏下手搞推墙,为什么湖北会成为带路党的大本营,因为他们一直都在谋划这一切。因为他们一直在准备推翻这个国家。要杀死一个国家,从它的心脏上插刀子才是最狠的。他们也是这么做的。如果这个国家,有人敢站出来捍卫人民的利益,他们就把这个国家也一起推翻和打倒。如果谁敢阻挠他们瓜分这个国家,继续压迫人民,他们就让我们新中国万箭穿心,推翻我们这个国家。

巧的是,这本书出版于2013年换届时期。这是在警告谁呢?方方这个前台的炮手,背后的司令部到底是谁?这个嚣张至极的小丑,文学造反的吹鼓手,她背后的后台又是谁呢?大家细想想,是不是觉得毛骨悚然呢?

《软埋》是说,利益集团要当家作主,还要让人民向地主谢罪,利益集团统治中国瓜分中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万箭穿心》是说,谁敢不答应,他们就打倒谁,他们就把墙推倒。

讲完了中国谁当家作主的事情。在世界谁来当家作主这个事情上,方方认为我们中国人只能被压迫,只能给外国人做奴隶,我们永远不能翻身。所以她极其的仇恨我们这个国家,和我们的同胞。因为我们国家,在追求复兴,要带领世界各民族推翻美国霸权统治,大家都能当自己的家,做自己的主。

一旦中国人民推翻了外国人的压迫,接下来必然也会推翻国内利益集团的压迫。因为外国人是他们最大的武装保护人,利益集团,只有挟洋建威挟洋自重,给外国人做买办做傀儡,勾结外国,才能长期压迫中国人民。新中国一开始,中国人站了起来。后来的几十年,又再次跪下了。现在,我们要再次站起来。美国发起了生物恐怖主义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国人能不能再次站起来,在此一举。所以,方方们一定要镇压中国人民对外国人的反抗。维护他们内外联合压迫中国人欺负中国人的社会秩序,这就是她写武汉日记的出发点。这是他们恨的一面。

他们非常恐惧,如果中国对外推翻了外国人的压迫,对内推翻了利益集团的压迫,中国人再次站起来了,他们就会失去一切。这是他们怕的一面。

在国内,中国人要接受利益集团的压迫,给他们做奴隶。在国际上,我们中国人民还要给外国人做奴隶,接受外国人的殖民,永远不能翻身。这是国内外的双重压迫。这就是一个作家,和一个傀儡群体的可怕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国内一套吃人集团,国际上也有一套吃人集团。他们两者是同盟的关系,而且国内的吃人集团,是国际吃人集团的走狗,是他们的傀儡。所以,一旦我们和外国人发生冲突,国内的这些走狗,马上就会现出汉奸伪军的原形。在戕害和压迫中国人这件事上,他们是天然的同盟者。国内的娱乐圈,教育圈,文化圈都是被殖民的敌占区,正所谓枪杆子未动,笔杆子先行。笔杆子打赢了,顺理成章的就可以夺取枪杆子。他们里面支持方方的人非常多,因为他们都是汉奸伪军。

我们的防疫大战胜利了,正常人都应该欢呼鼓舞的庆祝胜利才对。方方则是阴狠狠说了一句,只有结束,没有胜利。这显然是来自敌人的口吻。而且伪军还特别的嚣张,居然打出来了主场的气势,认为他们才是主场,国家和人民都是客场。汉奸伪军反客为主,对我们发动战争,实在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这些人嘴里操弄着他们的一套话术,动不动就是中国不准挑战世界文明,动不动就是启蒙价值观,动不动就是自由民主,动不动就是反对宏大叙事。颇能蛊惑很多少不经事的年轻人。这些都不值一提,所谓的世界文明,就是西方的文化土特产对世界各国的殖民。所谓的启蒙价值观,就是用海盗蛮夷的价值观征服各个民族的传统价值观。所谓的自由民主,就是消解各民族的政治认同和民族利益,实现殖民者对世界各国的超国家统治。所谓的反对宏大叙事,就是把殖民地的亡国奴都分割分化起来,防止他们基于文化认同民族利益,再次组织起来反抗西方人的殖民,从而更利于统治他们。

还有,他们把战争的进攻,美化成是对国家的批评,把自己伪装成是国家的异见人士。请问,八国联军对我们的侵略,是不是也只是批评我们呢?汉奸卖国贼通敌卖国,是不是也只是对国家有异见呢?显然不是。他们只是利用了广大网民的善良和单纯,用话术在蒙蔽欺骗大家。一刀刀的捅向国家和人民,刀刀见血,不死不休,这显然不是批评和异见,而是敌我之间的死命搏杀。

大家看明白了吗?这一套套话术,就是汉奸走狗们,灌输给殖民地群众的文化炮弹。听起来一套一套的,其实都是恶毒无比的文化炸弹。请被蒙蔽被蛊惑的人,快醒醒,快站起来保护我们的国家。

同志们,这不是支持谁反对谁的意见之争,这是战争。他们不是我们中的异见分子,也不是我们之中的批评者,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打仗首先就要弄明白敌我关系,不然还怎么打。如果敌人换了身衣服,就看不出来是敌人了,这也是不行的。敌人不管穿什么衣服,他们都是敌人。不要看他们说什么,要看他们是不是背叛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是不是伤害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要看他们是和我们站在一起,还是和我们的敌人站在一起。

现在的战局就是这样,敌人里应外合在攻击我们。我们外线的敌人,是国际上的敌对国家。我们在内线的敌人,是这些汉奸伪军。

这个局面,和当年朝鲜战争的情况比较类似。当时我们也是内外线一起打,国内的反动势力,看美国人打过来了,马上跳出来,里应外合和我们作战,企图一举推翻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当时我们的战术是,外线御敌于国内之外,对内则是搞镇反。通过这次镇反运动,基本肃清了当时潜伏在国内的汉奸、土匪、特务,以及国民党残余分子。如果不是朝鲜战争,我们当时要肃清这些社会残渣还是挺费劲的,外部的战争,刚好给我们解决内部问题,提供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这次的情况也是这样,对外我们要坚决的打,要漂亮的打,不能一团和气的搞绥靖,这样国内外联动起来,我们只会越来越被动。一位的退让,只会走向失败,只有进攻,才能赢得胜利。我们展开外线进攻,同时对国内搞新版本的镇反运动。这些已经跳出来的汉奸伪军,以及还没有跳出来的汉奸伪军,都要对他们进行拉网式的大排查大肃清。

对外克敌,对内肃奸,打一场新朝鲜战争。实现内外线的双胜利。朝鲜战争胜利之后,我们实现了对外的总体和平,实现了对内的总体太平。这一次的胜利过后,我们也会得到长久的外部和平环境,和内部的太平,建立起来一个美好的新世界。为了这个伟大的胜利,各条战线上的同志们,请奋勇战斗吧。我们的胜利就在眼前。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白云先生丨方方们的恨与怕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