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浅薄得令人忧伤的人

那些浅薄得令人忧伤的人

故事一:《证明》 一只擀面杖成精的故事

听说有只擀面杖成精了,举国轰动,大家都争相去围观这只神奇的擀面杖。只见它没有眼睛,没有耳朵,没有嘴巴,没有鼻子,人应该有的九窍,它一窍也没有。但是它却具有了意识,认为自己是个人。

不开窍怎么和人交流呢?这难不倒擀面杖精。它使用神奇的面条舞和人类交流,它用意识操纵着面条,把面条挥舞在空中,组成图案。同样,别人说的话,也会通过面条的震动,反馈到擀面杖精的大脑中。

围观的人们用核磁共振扫描了无数次,也没有发现擀面杖精的大脑。因为擀面杖精根本就没有大脑。它所谓的大脑,就是那根擀面杖本身,全是木头。它看上去真的是太奇怪了。

人类:你能自我介绍下吗?大家都对你太好奇了。

擀面杖精:我是人类。

人类:好吧,虽然你长的那么奇怪,连个脑子都没有,依然欢迎你来到人间。刚来到人间,你可能还不知道人间的情况。我给你介绍一下吧,宇宙的一切,都太美好了。

擀面杖精:宇宙?宇宙是什么东西?又是怎么美好的?

人类:你看嘛,天上的日月星辰,变换莫测的云,五颜六色的大自然,漂亮得让人目不暇接。

擀面杖精:欺负我不长眼?

人类:你听嘛,鸟儿在歌唱,泉水在叮咚,风在树林间低吟,还有无穷多的天籁之音。

擀面杖精:欺负我不长耳朵?

人类:那……你闻一闻嘛。呀,桂花开了,好香啊。

擀面杖精:欺负我不长鼻子?

人类:要不你伸手摸一摸这个世界吧,所有的生命都太神奇了。

擀面杖精:欺负我没长手?

人类:喔,可怜的擀面杖精,你怎么什么都没长,实在是太可怜了,无法领略到这个世界的美妙。

擀面杖精:我可怜?我怎么觉得可怜的是你呢。

人类:你的话真奇怪,怎么反倒成了我可怜了呢?

擀面杖精:你只会空口白话的说啊说的,却没有能力向我证明你说的一切,这难道不是你可怜吗?你说话有数据来源吗,你说话有文献支持吗?别在说空话了,请向我证明你说的一切。

人类:对我来说,这些自然而然就能看见听见闻见和触摸到的一切,为什么要证明它们存在,它们才存在呢?他们不需要证明,本来就存在的呀。

擀面杖精:对于一个没脑子的人,没眼睛的人,没耳朵的人,没鼻子也没手没有任何感知力的人来说,存在即是被证明。请证明你刚才说的话。

人类:唉,快被你气笑了。真是个不可理喻的蠢货。你这个不开窍的棒槌,你难道真不明白吗,不是我的描述有问题,而是你自己太蠢,所以才无法感知别人都能明白的一切。

擀面杖精:呵呵,别狡辩了,无法证明你的话,只能说明你没有证明的能力,只能说明你不懂学术规范。

人类:你怎么能愚蠢得如此恬不知耻呢?

擀面杖精:呵呵,人身攻击没有意义。我不相信脑子和眼睛,我只相信逻辑,存在即是被证明。

人类:这么说吧,没有人可以用一只擀面杖也能理解的方式,描述出来这个真实的活生生的世界。

擀面杖精:你不行的话,请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水平低,别给自己找台阶了。要不换人试试?

全体人类一个个轮番上场,试图跟擀面杖精证明美丽的自然万物和人间世界。然而所有的人,都失败了。一开始人类还觉得这件事太好笑,到了后面,人类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谁都笑不出来了。

更可怕的是,因为擀面杖精和人类的论战和辩论屡战屡胜。很多人类成员开始觉得擀面杖精是个雄辩的哲学家,认为它有思想,认为他是东方苏格拉底,或者是东方柏拉图,或者是东方亚里士多德。那句闪闪发光的存在即是被证明,不就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们所崇拜的逻各斯中心主义吗?

擀面杖精的追随者们,开始像追星族那样地簇拥着它,疯狂地崇拜着它。

有追随者问擀面杖精:伟大的哲学家棒槌大神,请问你的思想到底是什么,可以用你的智慧来教导我们吗?

擀面杖精深沉而神秘地说:我的智慧就是,我知道自己一无所知。

听完擀面杖精的教诲,人群中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弟子们纷纷交口称赞:伟大的先知擀面杖精,这句话真是不朽的真理呀。

这些擀面杖精的追随者们,自称智杖,他们说是智慧之杖的意思。还尊崇擀面杖精为智杖之神。智杖们像发现了智慧新大陆一样,开始激动地向全世界宣传擀面杖精的智慧。在智杖们的不懈努力下,擀面杖精成了东方苏格拉底,东方柏拉图,东方亚里士多德。被誉为全世界最精通逻辑思维的人,银河系第一哲学家,宇宙第一科普达人,启蒙主义首席大师,自由主义超级斗士。有了这么多耀眼光环,顺理成章的,擀面杖精被聘请为北大哲学教授,常常给它的追随者们讲课。

智杖:伟大的先知,请问到底什么是证明?

擀面杖精:描述任何东西,都得让智杖们听得懂,否则就是无法证明的玄学。

智杖:伟大的先知,请问什么是逻辑?

擀面杖精:感知能力和智力正相关,逻辑和感知能力负相关。强大的智力和丰富的感知只会损害逻辑和证明能力。掏出你的脑子,挖掉你的眼睛,锥聋你的耳朵,砍掉你的手脚,泯灭你的情感。剩下的就是逻辑。逻辑是语言的灵魂,看到那些飞舞的面条了吗,面条是语言,面条的舞蹈便是逻辑。

智杖:伟大的先知,如果面条粘在一起变成了面疙瘩了呢?

擀面杖精:哇,大哉问,这个就是悖论。

智杖:伟大的先知,请问什么是证实,什么又是逻辑实证主义?

擀面杖精:对一个擀面杖来说,说桂花很香这个描述,就是无法证实的有问题的命题。因为擀面杖没有鼻子,它闻不到就等于不存在。所谓的证实,实际上取决于感知能力的边界。存在于感知能力之内的,可以证实。边界之外的,则不能证实。一根擀面杖的感知边界,便是这只擀面杖的物理外表面所构成的边界。而逻辑实证主义嘛,大概类似于用一把梳子,给案板上的那堆凌乱的面条梳头。注意,我讲面条的时候,是用面条来形容语言,梳子则是用来形容哲学。语言总是那么的脆弱,一碰就断。有时候,甚至还会梳下来很多虱子。

智障:虱子是什么?

擀面杖精:紊乱的语言,导致紊乱的精神。人类的精神病,绝大多数都是因为错误地使用语言所导致的。精神错乱,便是从语言之中爬出来的虱子。

智杖:伟大的先知,请问什么是证伪?

擀面杖精:我有个弟子叫波普,对于解释什么是证伪,他比较拿手。因为别人都是用梳子给面条梳头,他则是张牙舞爪的叉着自己的五根手指头当梳子,给一堆凌乱的面条梳头。他捋啊捋啊,把那堆柔软的面条捋成了坚硬的钢筋。这个人吧,其实并不懂什么是哲学,更不懂什么是科学。他更像是一个伪装成哲学家的色情狂,他那双淫荡的手,就是他的边界。他把他自己的手猥亵不到的地方,都称之为无法证伪。虽然我是智杖界的开山祖师,我也很佩服他,他是新一代的大宗师。他是所有的虱子里面,最漂亮最精致的那只。

因为讲课讲的好,擀面杖精的追随者们越来越多,影响力越来越大,他成了世界一流学者,世界一流教授,被人称之为双一流大师。全世界都在围绕着一只擀面杖精运转,最后,那只没脑子的擀面杖精统治了半个世界。世界分裂成了两半,一半是人类,一半是智杖。两个世界,每天都在发生着战争。

每一天,潮水一般的智杖们,都蜂拥过来攻打人类世界。智杖们像飞机那么大的苍蝇一样,在天上嗡嗡嗡飞着,投下无数的炸弹:请人类向智杖证明XXX。如果证明不了,我们就要怼你们,扒皮你们,打脸你们,用你们的失败和沉默,继续证明和巩固我们的胜利和成功。智杖们,大家加油怼啊。

人类是怎么应战的呢?人类认为,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不再以智慧应战愚蠢,而是以嘲笑应战愚蠢。人类说,我说的东西,你懂可以会心一笑,你不懂可以虚心请教。不喜欢看还可以滚。而你非要愚蠢得像只成精了的擀面杖那样,让我证明给你看,你是想笑死我吗?

说完人类就开始集体捧腹大笑,笑地前仰后合,地动山摇。笑着笑着,那些飞舞的智杖们,就在空中解体了。

 

故事二:《偏激》

从前有个国家,规定凡是看到鹿,都必须说是马。

谁说鹿是鹿,而不是马,都会被杀头。

很多年过去了,人们都习惯了说鹿是马,再也没有人认为鹿是鹿。

一天,有个人指着鹿说,这不是马,这是一头鹿。

这下所有的人都吓坏了。

他们惊恐万分的奔走相告说:天哪,居然有人认为鹿是鹿,而不是马,就问问你们震惊不震惊,刺激不刺激,可怕不可怕,吓人不吓人。大家可千万不要和这样可怕的人为伍啊。

大家也都噤若寒蝉的附和着说,是啊,这个人说的话太偏激,太极端,太吓人了。我们要去衙门告官,把这个可怕的人抓起来。

为了害怕有人会相信鹿是鹿,他们还如临大敌般推荐传阅一个大学教授写的书《论为什么鹿应该是马》,好重新坚定自己的信念。

接着,他们就去告官了。

说鹿是鹿的人,被抓了起来,被杀了头。

这个国家,又再次恢复了平静,所有的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故事三:《阴谋论》

北海若和井里的一只青蛙,讲大海的事。

青蛙听了,笑的前仰后合。

北海若:你笑什么?

青蛙:我觉得你这是阴谋论。我一辈子都呆在井里,这几米方圆的井水,我哪里没见过。你居然跟我说,有几万里那么大的海,你不是存心在骗我吗,这不是太阴谋论了吗?

井里的虾和螃蟹,也都跟着一起大笑,觉得海神的阴谋论太好笑太夸张了。

北海若:唉,井蛙不可语于海。

青蛙:别自作高深了,我们大家都觉得你是阴谋论,你说的大海,我们都没见过,你也不能把大海装到井里给我们看,说明你就是阴谋论,我们赢了,你输了。

北海若不再作答,扬长而去。

井里的小动物们,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

 

故事四:《辩论》

孟子有个邻居,名字叫小丑。

小丑喜欢在孟子家的院子里用嘴巴随地大小便,他说这是言论自由。

孟子见小丑又来随地大小便,就拿棍子把他往外赶。

小丑贱笑着说:你可以反对我拉的粪便,但是你必须誓死捍卫我在你家随地大小便的权利。这是我的自由,自由你懂吗?不许你侵犯我的自由。用嘴巴在别人家里随地大小便,这是言论自由,多么神圣的自由。

说完小丑就趴在地上用嘴拉了一泡屎。

有洁癖的孟子,恶心的快吐了,便赶紧打扫起来。

小丑:你连一泡屎都容不下,还敢妄称什么圣人,有种你敢不打扫吗?你敢不删除吗?

听完小丑的话,孟子觉得地上的粪便都比小丑更美好些。

小丑接着说:看吧,你还是要打扫干净。你害怕我的言论自由,我赢了。有种你敢把我拉的粪便,展示出来给别人看吗?

见孟子不理他,小丑越来越兴奋。

他指着地上的屎,接着说:有种你敢用脚踩踩吗,你敢和我辩论吗?

刚说完,孟子一脚把小丑踢飞了出去。

小丑出去之后,逢人就说,连雄辩的孟子都不敢和他辩论,孟子已经被他打脸了。

 

故事五:《顺从》

山上滚下来一块巨石,压住了一群人。

他们拼命的撑住,以免自己被压倒。

渐渐的,他们的力气用光了,还是被石头压在了下面。

几百年过去了,他们一直被压在石头和地面之间的缝隙里。

石头越来越沉,他们被压得越来越小。

从一群人,变成了一群蚂蚁。

有一天,另一群人来到这里搬开了石头。

这群变成蚂蚁的人,有的抱着石头哭泣,有的惊恐地四散奔逃。

没有人为恶梦的结束而欢呼。

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生活在石头下面。

 

故事六:《狭隘和保守》

猎人甲打猎,被一群野猪俘虏。

为了活下去,他改变了人的习性,接受并学习了野猪的习性。

有一天,猎人乙上山来救他回去。

猎人甲冷冷的说:你这个猪贩子,你快回去吧,休想把我拐走。

猎人乙非常惊诧地说:你是个人,你不是猪。快走,快跟我回去吧。

猎人甲:不,我不是人,我是猪。

猎人乙:怎么会有人宁愿做猪,也不愿意重新做人呢?你这是数典忘祖。

猎人甲咯咯地笑了起来说:居然有人认为做人比做猪好,你怎么可以贬低猪而抬高人呢?你真狭隘,你真保守。做人应该开放些才对。

 

故事七:《失足者》

有个失足妇女世家,祖祖辈辈一直从事皮肉生意。

建州鬼子打过来的时候,她在门口挂个广告牌,上面写着:百分之九十九的旗人都买过我的春。

八国联军红毛鬼子打过来的时候,她换了个牌子,上面写着:百分之九十九的洋大人都买过我的春。

日本鬼子打过来的时候,她在牌子上换了个标语:百分之九十九的太君都买过我的春。

后来中国强大了,他以前的那些老主顾都不来了,她的生意越来越冷清。

失足妇女便又换了个牌子:百分之九十九的爱国人士都买过我的春。

国家越来越强大,爱国的人越来越多,失足妇女的皮肉生意也越来越好,她赚了很多钱。

有人说,你真不要脸,你怎么可以把爱国这么纯洁的事,搞成皮肉生意呢?

失足妇女说,有人把卖国做成皮肉生意,我把爱国做成皮肉生意,和那些卖国的人相比,我是多么的正能量啊。

有人问她,以后等你赚够了钱,是不是就找个老实人嫁了?

失足妇女媚眼如丝地微笑说:不,等赚够了钱,我就改行,我想搞个智库。

作者:: 白云先生 来源:至道学宫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那些浅薄得令人忧伤的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