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以后,史有记,书有载

文 | 边塞诗人

致国务院参事王辉耀大人书

王辉耀大人,中国国务院之参事,中国欧美同学会之建言献策委员会主任也。备极尊荣,国民恩养,中国政府之于大人可谓甚厚。

昔魏晋之世,北方戎狄屡受灾荒,五胡难民流入中华,永嘉之乱,国遭不造,匈奴肆志逞其毒焰,破我两京,逼死我中夏之主,羯胡又掠杀我人民,荆棘铜驼,中原板荡,神州陆沉,衣冠士女纷纷南渡,史称五胡十六国乱中华,此皆异族徙入中原之祸也。

唐初太宗不纳魏徴与凉州都督李大亮忠谏之言,将残破之突厥难民安置于中国之地, 遂有后来河北胡化与安史之乱,“渔阳颦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杨贵妃亦因此死于逃难途中的马嵬驿,盛极一时的大唐王朝由此陷入藩镇割据的衰世,安史之乱亦为中国封建社会由盛入衰的转折点,后来的契丹入寇、靖康之耻、蒙元灭宋皆与此有关,而肇祸之因即在于唐初安置北狄难民的政策

唐末之沙陀本为突厥之处月部,远在西域,为吐蕃所攻杀,三万部众仅剩难民两千东来,投奔中国,灵州节度使范希朝将其安置盐州(今宁夏盐池),后又徙往山西大同,使其休养生息,百年以后滋息数倍,竟为中国之患,五代之时入主中夏,江北一带土宇竟非华夏所有矣

中国百姓,实天下之根本,四夷之人,乃同枝叶,扰其根本以厚枝叶,而求久安之道,未之有也。” 今欧洲播乱,祸起于中东难民,和谐盛世不能共享于全球,中国同胞或可求小康之治,偏安于东土神州。

然国务院参事王辉耀大人雄心未厌,欲引难民祸水东来,外施普世圣母之虚名,阴行问鼎扰乱之实计,当此之时,国人忧心如焚,舆论哗然。

我中华之人自谓与人无患,与国无争矣。乃王大人忘国家民族之大德,图美日列强之赏识,招徕祸水,内嵌我天朝,致中华大地无处可以安枕矣。

王大人之功大矣!王大人之心忍乎?大人何视天下太隘哉!岂有欧洲天翻地覆之后,犹不能容中国一地之偏安?岂有官阶崇隆、声名赫赫之日,尚欲以乱祖国而邀功哉!第思我华夏历代祖先栉风沐雨之天下将腾笼换鸟而狼烟四起,以为王大人建功之能。

今既毁欧洲,又欲破我中华,感《鸱鸮》之章,能不惨然心恻耶?我孔子、孟子之痛哭于九原也!王大人犹是中华之人,犹是炎黄之裔也,即不为同胞怜,独不念华夏列代祖宗乎?即不念华夏列代祖宗,独不念己身之祖宗乎?

不知美日列强何亲何厚于参事,中国同胞何仇何怨于大人?彼则处处迎合,此则视若寇仇,是王大人自以为智,而不知适成其愚。百年以后,史有记,书有载,且谓大人为何等人也?今大人一意孤行,将来史书之上恐难逃“卖国汉奸”一笔。2017.08.01

本文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百年以后,史有记,书有载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