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2015年TED演讲全文:下次瘟疫可能是生物恐怖袭击

2015年,比尔·盖茨在TED大会以“The next outbreak? We’re not ready”为主题进行了演讲。

演讲背景:

在此1年前,西非爆发了大规模埃博拉病毒疫情,1万余人死亡。为了避免此类悲剧重演,Bill Gates在演讲中建议,应尽快建立全球流行病预警和反应系统,来预防此类灾难,以防止和控制大规模瘟疫再次爆发。

有趣的是,比尔·盖茨演讲中的几项预言,都应验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中,甚至被称为新型冠状病毒阴谋论,例如:

如果准备不足,可能会导致下一次流行病疫情。

有一些病毒,可能让感染者没有任何症状,也具有传染性,当感染病毒者外出时会导致病毒迅速传播。

病毒来源,有可能是自然的,也可能是生物恐怖袭击造成的非自然起源

还有,如果病毒在城市传播,会造成更大的死亡人数;面对疫情时,应充分利用军队与医务人员的合作,等等预测和建议。

比尔·盖茨演讲全文:

图片 |  比尔·盖茨推圆筒上台演讲
图片 | 比尔·盖茨推圆筒上台演讲

小时候,我们最担心的灾难是核战争。因此,我们的地下室里会有这样的圆筒,里面装满了罐头、食物和水。当核战争爆发时,我们就躲进地下室藏起来,并靠那个圆筒维持生存。

今天,全球灾难最大的危险,似乎已经不再是核战争了。事实上,危险可能会来自病毒。

图片 | 危险可能会来自病毒
图片 | 危险可能会来自病毒

如果有什么东西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可以杀死数以千万计的人,那很有可能是一个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不是战争,不是导弹,而是微生物。

部分原因是,我们在核威慑方面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金钱,但是,在预防瘟疫的制度和系统上却投资很少,我们还没有准备好预防下一场大疫情的发生

让我们来看看埃博拉病毒(EBOLA)。我相信大家都看过关于防治该病毒的新闻,它充满了许多艰难的挑战。使用我们追踪消除脊髓灰质炎(小儿麻痹)的安全分析工具,我仔细地追踪了这病毒的发展。随着疫情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问题不在于我们没有一套可以使用的系统,而是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系统!

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有几个很明显的不足。我们找不到一群准备好了的流行病学家,能去疫区看看病理和病情的发展。病例都是由纸上报道传来的,信息传上线时已经很晚了,而且还很不准确。我们也找不到训练有素的医疗团队,我们没有一套让人们严阵以待的方法。

目前,“无国界医生”在动员志愿者方面做了很大的贡献。但是,即使如此,我们调动数千名工作者到疫区的速度,仍然不能令人满意,而且大规模的疫情会需要我们动员数十万的医务人员。

但是,我们没有任何人在研究治疗的方向,也没有人研究诊断方法,没有人在考虑该用什么工具。例如,我们也许可以采集幸存者的血液,处理过后,再将血浆注入人体内来保护未患病的人,但这种方法从来没有尝试过。

因此,许多事情以前从未做过,而这的确是全球性的失误

图片 | 电影剧情中拯救人类的流行病学专家
图片 | 电影剧情中拯救人类的流行病学专家

世界卫生组织的目的是监测疫情,而不是照我刚才所说的去做。但是电影中的剧情又是另一回事,有一群很英俊的流行病学家已经准备就绪,他们到了疫区拯救了所有人,但这只是好莱坞的故事情节。

如果我们准备不足,可能会导致下一场瘟疫,它比埃博拉病毒更可怕。

图片 | 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死亡10194人
图片 | 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死亡10194人

让我们看一下过去一年埃博拉病毒的发展,大约有一万人死亡,所有的死者都在西非的三个国家里。

埃博拉病毒之所以没有扩散传播的原因有三个:

第一,医疗工作人员做出了许多无私的奉献,他们发现了很多病人,并阻止了更多人被感染。

第二,是病毒的特性。埃博拉病毒不是靠空气传播的,当患者有足够的传染力时,大部分人已经病得卧床不起了。

第三,因为病毒没有传播到市区,这纯属幸运。如果病毒传播到市区,那么死亡的人数绝对不止于止。

所以,下一次我们可能不会这么幸运了。有些病毒可能让被感染者毫无症状,但当感染病毒的人乘飞机或者去逛商场,他们实际上已经具有一定的传染力了(仿佛就是精准描述此次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特性)。

此外,病毒的来源可以是自然的,例如埃博拉病毒,也可以是由生物恐怖袭击产生的非自然起源(比尔盖茨也是阴谋论者?)。因此,可以让疫情严重上千倍的病毒是存在的。

图片 | 病毒由空气传播的模型
图片 | 病毒由空气传播的模型

让我们来看看一个病毒由空气传播的模型。像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那样,疫情有可能像这样发展:病毒会以很快的速度向全世界蔓延。可以看到,全球有三千万人死于该疾病。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绝不应忽略它!

事实上,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很好的全球流行病预警和反应系统,我们可以利用到目前为止已开发的所有技术和科学。我们可以用手机来收集和发布信息,我们有卫星地图可以查看人们在哪里以及往哪里移动。我们在生物学上也取得了进步,这可以大幅缩短我们找到病源的时间,并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研制出解药和疫苗。

因此,我们是有工具的,但是这些工具必须集成到全球流行病预警系统中。此外,我们必须处在准备好的状态。

我们该如何准备?最好的例子还是来自于备战。对于军人来说,他们是随时随地都准备好要投入战争的。我们还有预备役军人,可以使备战人数大量增加。

北约有个机动小组,可以很快地行动起来。北约组织有很多战争游戏可以测试人员是否已训练有素,是否了解燃油、补给,和统一的通信频率。是的话,那么他们就已准备好了。

这些就是面对疫情时,我们应做好的准备。那么,关键的项目有哪些?

首先,在贫穷的国家里必须有一个发达的卫生系统,母亲们可以安全地生育,孩子们可以接种疫苗。

我们还可以尽早发现疫情,我们需要储备医疗队和许多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他们随时准备将他们的专业知识带到瘟疫地区。

图片 |  军队与医务人员合作
图片 | 军队与医务人员合作

我们可以利用军队与医务人员合作,并利用军队的快速机动进行后勤运输和安全维护。我们还需要进行一些情景模拟,不是进行战争游戏,而是进行病菌游戏,看看防御漏洞在哪里。

上一次的病菌游戏是在美国进行的,那是在2001年,进展并不顺利,病毒得一分,人类只得零分。

最后,我们仍然需要在疫苗和病理学方面进行大量研究和开发。在某些领域,例如腺相关病毒,我们取得了相当大的突破,可以在短时间内应用。

我目前没有明确的预算,这到底需要多少资金。但是我确信,跟疫情造成的损失比起来是微不足道的。

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如果我们有疫情爆发,全球经济将损失超过3万亿美元。而且,我们还可能有数以百万计的人死亡。

当我们做好准备,这些额外的投资会带来显著的益处。基础卫生保健和研究与开发可以促进全球卫生的均衡发展,并使世界更健康,更安全。

因此,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刻不容缓。

当然,也无需惊慌,我们不需要囤积馒头和罐头,或是躲到地下室中。但是,我们必须马上行动,因为时间有限。

实际上,如果说这场埃博拉病毒的疫情,带来了什么正面影响的话,那就是提前敲响了警钟,让我们觉醒并做好准备。

在下一场疫情来临前,我们是可以准备好的

如果我们立即开始准备,那么在下一场疫情来临前,我们是可以准备好的。 谢谢大家。

比尔·盖茨2015年TED演讲视频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比尔·盖茨2015年TED演讲全文:下次瘟疫可能是生物恐怖袭击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