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先生:从中医角度谈武汉肺炎的病机与防治

图片 | 从中医角度谈武汉肺炎的病机与防治

过年了,在这里,先祝大家新年好。

最近这些天,大家都在关注武汉肺炎的疫情问题,留言问这个问题的也特别多。今天我们从中医的角度,来把武汉肺炎这个问题讲清楚。把原理和怎么防治,都心里有数了,大家也就不用这么紧张了。

大家可以放宽心,这次的问题,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当然了,我们对疫情进行充分的防御,料敌从宽,严阵以待,这个应对是非常合理的。

西医要解决这个问题,通常是这个思路,先找病毒源,也就是第一个把病毒传染给人的那个自然宿主找出来,然后顺着源头,找到中间宿主,再把病毒的变异和进化路线梳理清楚,把病毒分离出来,然后研制疫苗,研制针对性的抗病毒药。

如果要问,为什么会今年爆发瘟疫,瘟疫产生的原理是什么,为什么是这些人染上病,而不是另外的一些人染上病,怎么从问题导向的事后应对,转向未雨绸缪的预先防疫,这些问题,在西医的理论体系中,是无法解释的。而且,西医判断病毒起源,有可能会被误导。因为如果是非动物起源,非自然起源的病毒,那么先入为主的认定病毒是自然起源,这样在防御上就会陷入被动。

十几年前的非典病毒,和这次的武汉肺炎病毒,可能并不一定是自然起源。病毒的进化,也有可能是非自然诱因。这个问题,请有关专家,不妨进行不预设立场的开放式的研究。

关于病机的解释,可能有人会说了,病毒感染人,这就是病机。这个解释是倒果为因。因为病毒感染人,只是结果,而不是原因。就好比沸腾不是锅里水烧开的原因那样,沸腾只是水烧开的结果,锅下面的火,才是水烧开的原因。

而用中医的理论来解释,瘟疫的病机,就十分简单了。在吴又可《瘟疫论》里面,一语道破瘟疫产生的根本原因:非其时而有其气。一句话就讲清楚了。

我们现在讲的传染病,流行病,以前都叫瘟疫,狭义的说,也叫温病。瘟疫的瘟字,便是来自于温病的温。古代的医家不使用瘟这个字,而是使用温字。当然了,春夏秋冬换季的时候,都容易引发流行病,但是春节前后,冬春之交的时候,瘟疫是最严重的,也是最多发的。而且,温病治不好,会到夏天,转化为热病。夏天还治不好,就一直病下去,变成大病。温病和热病,致病原理都是一样的。

《黄帝内经》云:冬不藏精,春必病温。

冬不藏精,有自然的原因,比如暖冬。在现代社会,也有人为的原因。比如常年整个冬天吹暖气,使用空调暖气,使用地暖,住恒温房。这就是人为的给自己制造出来了一个局部气候环境的小暖冬,导致精气都开泄掉了,也会冬不藏精。冬天保暖是为了不被寒冬所伤,不被冻坏了,但是有个度,要权衡,不能因为防住了严寒,把自己的精气都泄出去了,反而搞出来了温病。

还有一个问题,滥用抗生素,把人体内的细菌都杀死了,人也没法藏精。细菌是人用来消化食物,把食物变成精气的,你把它们都弄死,就没人给你挣钱了。细菌没了,食物化不掉,想攒精气都攒不到。结果敌人一来,自己根本抵抗不了,不堪一击。

在古代,很少有冬天爆发群体性伤寒感冒和温病的,为什么现在,一到了冬天那么多人都感冒?甚至是举国感冒。为什么?因为现代人对天地和人体的认知和行为,对基于天地万物一体,一气周流这个世界观的认知和行为,几乎都错了。我们扔掉了自己的珠玉,捡了西方人的破锅。可叹,可叹。

猪会生猪瘟,鸡会生鸡瘟,牛会生牛瘟,人会生人瘟。这些都是自然现象。具体的来讲,人为什么会染上瘟疫,并造成流行性的传播呢?

很大的原因,在于暖冬。非其时而有其气,用大白话讲,就是冬天该冷的时候不冷。天气乱了,整个生命圈的生命节律也跟着乱。

古人一看到暖冬,就会进行预先的防疫工作。因为只要是暖冬,十有八九总是要出点问题。而且,哪一年是暖冬,哪一年不是暖冬,这个是可以根据五运六气的规律,精确推提前算出来的。

冬天不冷,直接造成的一个问题是,冬天不藏精,生长了一年,攒了一年的精气,全开泄出去了。家里没有钱粮和兵马了,邪气就趁虚而入打进来了。邪气打进来,身体要抵抗,抵抗是需要消耗正气的,形象的说,你得用自己的钱粮和兵马,来打敌人。肝气要带着阳气升发出来和邪气作战。

《黄帝内经》云: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这个和邪气作战的正气,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被俗称为免疫力。为什么同样到处都是戾气,有的人染上了,有的人没染上呢?因为正气多的人,打赢了邪气,它就进不来。身上正气少的人,打不过邪气,邪气就会进来。

在瘟疫爆发的时候,仗很难打,大家都亏欠不足,主要靠拼老本了。一方面因为冬天没攒到精气,阳气想生发,但是却没有根基。打起来就非常吃力。另一方面呢,从五运六气推算,今年庚子年,金运太过,木运受邪。肝气是人体里面的大将军,打仗就得靠它。结果呢,木被金所克,我们体内的大将军,想带领兵马保卫我们,但是被天地运气,摁住了脖子起不来。所以,一方面今年春节前后,身体容易受邪,另一方面,因为肝木升发被抑制住了,很多人还容易抑郁。我们平时讲的运气,不是迷信,而是讲天地运行规律的一个术语。因为人的五脏和五大行星一一对应,所以,这个天体的运气,就会影响到我们人的身体气机运行的健康状况和吉凶等运势。

虽然我们通常都认为,风寒感冒,和病毒性的流行感冒,都是感冒。但是他们的病机是截然不同的。一个是伤寒病,一个是温病。伤寒病,也就是我们人被冬天的寒气伤到了,冬天被冻到了,被寒风吹伤了。冬天该冷的就冷,这是天地正常的气,被这种天地常气伤到,用伤寒的理论来治疗,问题不是很大。而且,这种伤寒感冒,通常是不会传染人的。

比较麻烦的,是温病,也叫瘟疫。因为温病是人被天地之异气,也叫被戾气所伤。戾气从空气中到处弥漫,从人的口鼻中侵入人的身体,人被天的戾气伤到了,得了瘟病,这个致病方式叫天受。而且,温病除了天受致病之外,还会传染致病。从而造成大面积的流行病,也就是瘟疫。最近看到一些人主张用伤寒的经方来治疗瘟疫,这个是不对症的,而且会把瘟疫治成痼疾,甚至把人治死。

瘟疫的主要的病机就是这样的。

得了这种温病,应该怎么治疗呢?瘟疫学的开山鼻祖,明代医生吴又可在《瘟疫论》一书中,给出了达原饮的方子。我们来看下这个方子。

达原饮药方组成】槟榔(6克)厚朴(3克)草果仁(1.5克)知母(3克)芍药(3克)黄芩(3克)甘草(1.5克)。

达原饮这个方子,在瘟疫刚开始爆发的初期,十分有效。等疫情比较严重,人病的也比较严重的时候,书中还有其他的方子来辨证施治。

在防治上,因为瘟疫致病,有两种方式,一个是天受,另一个是传染。针对性的解决这两方面的问题,就可以防止染上瘟疫。要解决天受致病的问题,就要养精蓄锐,平时好好休息,不要太劳累,尤其不能熬夜,切勿房劳,也不要吃太多肥甘厚味的东西,给自己的身体造成负担。钱粮省着用,攒起来,把自己的身体搞的正气充沛兵强马壮起来,这样虽然天有戾气,也不会把强大的人打倒。要解决传染的问题,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隔离。平时不要出去聚会,从疫区回来的人一定要做好自我隔离的工作,并积极配合政府,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我们刚才讲,肝气被压的起不来,阳气难以升发,所以邪气敌人才能一时间得势猖狂。等后面夏天到了,天气炎热了起来,天气就会把人的阳气扶起来。天地阳气升起来了之后,天的戾气没了,人的阳气把邪气赶出去,就能把时疫消灭掉。当年非典就是这样,到了夏天,非典病毒,一下子一扫而光。所以,这次武汉肺炎,可能会像非典那样,只要撑到夏天,就没什么大问题了。这就是时疫天消的道理。

也很有可能,不用等到夏天,我们很快的就把疫情扑灭了。因为,我们的医疗卫生系统,一直在高强度的连轴转,如果能很快把疫苗研制出来,这仗就算打赢了。

今天我们先讲这么多,后面会系统的跟大家讲一讲《瘟疫论》这本书。如果还有更多时间的话,再和大家系统的讲讲五运六气。不过很有可能时间不够,因为今年的事情太多,实在是太忙了。

希望大家不要紧张害怕。致病的原理清楚了,防治的基本原理也清楚了,那么疫情一定是可以战胜的。如果有兴趣,可以网上找找《大明劫》这部电影看看,看瘟疫专家吴又可,在明朝时期,是怎么消灭一次全国性瘟疫的。

在彻底消灭瘟疫之前,在这期间,请大家做好疫情防控,不要听信各种各样的传言和谣言,要相信政府,疫情的信息披露,以政府的官方通报为准。人生总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所有的问题,总归都会被解决的。严肃其斗争,乐观其精神,胜利终将会到来。

最后,再次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文 | 白云先生

附 | 原文留言:

钟南山表示不服

作者: 服不服看疗效,如果钟南山的激素疗法,能胜过达原饮等吴又可方法,我可以专门发一篇文章颂扬他。

今年先是想用猪瘟搞我们没有搞成,马上过年了又用这种人瘟来搞。时间节点算的多么准,正值春节最大的流动性。这种灭绝人性的生物技术是蝙蝠和竹鼠干的出来吗?在自然界环境中即使1万年也不可能实现如此精准“4个关键蛋白”的“替换”!这一新型病毒的制造者真是费尽了心机,灭绝人性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在武汉刚发现这个病毒的时候我就和同事说这次这个病毒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不可大意。事实上,我们有关部门还是大意了,就在武汉前两天还搞万人宴,我也真是服了。

首先同意不吃野味。但也要想想,非典。。。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这也太那啥了。而且如果是附着在野生动物身体上的病毒的话,那应该古已有之,只是不时现世而已,比如鼠疫。这全新的病毒,非说是一直在人家蝙蝠身上,这个。。。天佑华夏,中国加油!

作者:蝙蝠身上的病毒,本来不会跨物种传染人。重组后才会传染人。非典病毒是来自于云南三种蝙蝠身上的病毒重组出来的。三种不同的蝙蝠,还不在一个地方生活,身上的病毒还能重组成一个新病毒,而且还能精准进行受体结合,攻击汉族人,其他族群都染不上。这在自然状态下是不可能发生的。这次病毒又升级了。

先生求教两个问题:1.这次肺炎的时间点很诡异,而且是春运是否有阴谋?2.伊朗的情况是不是很危急?能否继续清理霉菌?

作者:本来天有异气,存在爆发瘟疫的条件,又被洋鬼子搞了个天人合发,推波助澜。中东那边的事情,差不多是垃圾时间了。

西医治疗非典,除了口罩隔离,基本上束手无策,实在不行猛打激素,造成非典后遗症,生不如死。广州国医大师邓铁涛治疗非典,医护人员零感染,患者零死亡,零后遗症。中医几千年的抗击瘟疫经验,中国历史无大疫,然而非典初期,中医却被西医传染病防治法挡在门外。国难当头,希望国家这次别再拦着中医。

不管细菌病毒,疾病的表现都逃不出,阴阳虚实寒热表里,中医就有法治,相比西医只会猛打激素,中医治病策略太多了。中医真的不需要按西医的思路治病。

作者:治疗病毒,目前没有特效药。如果研制出来疫苗的话,就好些了。在疫苗研制出来之前,主要还是靠吃老本硬撑。用激素把钱粮兵马都调出来,孤注一掷,打赢了是惨胜,肺部纤维化,股骨头坏死,生命质量非常低。打输了马上死。一场生命的豪赌。

当年非典时期,钟南山院士不是用中医才搞定的吗?因此而一举成名,怎么是用的激素治疗的呢?感到费解了。

作者:钟南山院士首创使用大剂量糖皮质激素注射治疗非典高危病人,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后遗症也非常惨烈。

很想问下,现在,我们有没有给洋鬼子量身制毒的本事呢?

作者:世界上只有汉族人的基因特征高度一致,是纯系民族。所以洋鬼子和医疗汉奸们,采集我们的生物遗传信息,就可以利用这一点,对我们搞不对称的生物战。其他民族,都是融合出来的杂交民族,用单一生物武器搞定向攻击效果一般。得用类似于鸡尾酒疗法那样,搞一大堆的病毒组合在一起,才能有效攻击杂交民族。

先生讲的温病和伤寒的感染机制令我耳目一新,温病不同于伤寒,病因可谓之于阴虚,也可谓之于阳虚,故不可汗,不可下,以养木气,平疏泄,助收敛为治。现在中医不被大众所认知、相信,对身边人结合此次疫情讲冬温大家也都不屑一顾,实在是传统文化、中医的悲哀!

作者: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解决。正所谓辨证施治。西方人学了中医理论,就山寨出来了一个辩证法出来。很多人都不知道,辩证法其实是中医术语。

疫情是块试金石,中医西医扒底裤的时刻到了,中医加油。

作者:非典时期,西医就被扒掉底裤了。但是没人宣传中医的功劳。反而变本加厉的全网黑中医。这种仗是复合战争,为什么非典的病原体是美国人研究出来的?因为他们投毒之前就制备好的。投了毒,然后放大舆情攻击,最终重创我们的经济和民族信心。卫生防疫,卫生宣传,都让人难以理解。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报道了北京一例通过中医治愈出院的,但是不明白为什么没有看到推广。

没有特效药是西医!中医分分钟碾压外感,当年非典大多就是大青龙汤证。不知道为什么要钟南山这种装了心脏支架的西医出来当门面,说出没有特效药的恐怖言论,随便叫个广州中医药大学的中医师也比他强。说明有问题啊!

作者:是的,如果给中医机会,掌控大局来指挥,疫情很快就能控制住。关键是中医说了不算,西医疫苗迟迟研究不出来,这就比较耽误事了。

我坚决不相信动物说。专家走遍大江南北就是找不到源头,就是找到所谓的有毒蝙蝠也在偏远的茫茫大海小岛。SARS几千年都干什么去了?中国大饥荒普遍吃野生动物的时候不来?为什么不去卫生条件差,人口密度更甚的东南亚,不去印度,偏偏跑来中国,不到二十年还来两次,不合乎逻辑。

北京第一例肺炎已经用中医方法治愈出院

本人中医爱好者,只是刚看始学针灸,药和方子还没学。现在很迷惑,西医及一些人不懂中医也不信中医,可中医内部也分为温病派和经方派,经方派看不上温病派,温病派嫌经方派用药太邪乎,内部都不团结怎么振兴中医?

作者:要说起医学史上的鄙视链,徐大椿唐宋之后的书都不以为然,把金元明清的医家都羞辱一遍。他的继承人陈修园接着又羞辱了一遍。叶天士回过嘴,后来又夸徐大椿说的对。明清之后的经方派和温病派,在羞辱届是没什么天赋的。不如好好干点正事要紧。

温病不过是少阴病热化,伤寒论说的很明白,后人太笨另创温病条辩,害人不浅。

作者:伤寒里面讲过温病,虽然都会发热,都有感冒的病象,认为发热不畏寒的情况是温病,发热畏寒的是风寒感冒。吴又可是在这个理论下,用经方治不好当时的瘟疫,才专门针对瘟疫,革新了医理和方剂。后来叶天士和吴鞠通又继承了吴又可的学说。搞出来了一套广义的温病学派。

1月23日,国家卫健委公布新修订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中医治疗方子有达原饮,麻杏石甘汤,宣白承气汤,黄连解毒汤,四逆加人参汤等等,为什么没见推广和新闻报道,只在海外网发布?

作者:被敌人的内应压制住了。

有两个疑问,1.先生真的赞同少儿打疫苗吗?2.依靠伤寒论和辩证施治治不好疫病吗?

作者:第二个问题,温热病,最开始是隶属于伤寒病的大类里面。自从巢元方提出戾气说,吴又可发扬了戾气说和膜原论,就当传染病瘟疫单独分了出来。吴又可说的是,不能以伤寒病来治瘟疫,而不是说不能以《伤寒杂病论》来治。伤寒杂病论里面,也讲了治温病热病的方剂。叶天士的那个温病学,也要和吴又可分开看。

疫苗我表示不同意

作者:针对武汉肺炎的冠状病毒疫苗,能快速扑灭疫情。同时用中医方案大规模治愈患者。双管齐下,这是最好最快的办法。西医治疗这个病,疫苗是最有效的。激素抗生素和抗病毒,都没什么关键作用,而且后遗症很严重。非常时期,解决问题第一。不是做学术争论的时候。

对于生物恐怖主义,难道我们只能被动防守吗,必须有对等报复的手段?

作者: 可以形成恐怖平衡。或者摊开了说,互相派人监控,签署生物武器公约。这是比较有效的两个方案。

五运六气到今年就是暖冬瘟病,六十一甲子,六十年前就是三年自然灾害,和去年今年明年一样。西方只知道气候异常,厄尔尼诺拉尼娜,他们有过几个六十年,希望能早点回头啊。关于天受,也可试试这段时间每天早上鼻孔用棉签涂一涂芝麻油,即可防御。

作者:西方人现在也研究中国的五运六气和子午流注学说。山寨出来了一个理论,叫什么时间医学。

4个蛋白的精准替换,这比选7个数中500万的概率还小。大自然就这么看的起中国人,只用17年就恰好让只针对中国人的非典病毒精准变异了,又啥巧被九省通衢的武汉人在春节前感染了,这几亿分之一的巧合就这么发生了。请不要把罪加到蝙蝠,竹鼠,果子狸身上了,它们还真没这个本事。

这太可怕了,复兴之路荆棘丛生啊,也怪不得美国对生物战不肯推动国际法。

记得好像是200x年的时候,上海某大学 完成亚洲人的dna模型的完全复制,是外资资助的项目,当时就觉得恐怖,这条消息冲刺在当时的媒体头条,风光无限。

忽然想起《琅琊榜风起长林》里面也有制造病毒,散布瘟疫。作者好厉害,真是神剧。

昨天防城港首例治愈出院就是中医治疗的。

温疫论吴又可先生的达原饮应用真是了不起,解放初期华北地区及全国多少人患流脑乙脑,当年中医蒲老先生蒼术白虎汤救了多少人,也就成了中医成员里的大医学家了,当年得到毛主席,周总理高度评价!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白云先生:从中医角度谈武汉肺炎的病机与防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