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英语会让人变傻

学英语会让人变傻

一、文化是一个民族的底层操作系统

我们都知道,一个电脑硬件配置再好,如果没有操作系统的支撑,它是没有任何功能的,也无法正常使用。同理,一个民族,她的人口再多,她的人民再聪明,她的疆域再辽阔,如果没有她自身的文化,她也是无法长期存续的,更无法正常的一代代的繁衍下去。

为什么电脑的硬件,离不开软件呢?如果离开了软件,硬件就得不到指令和任务,完全无法得到指令和任务,无从运行任何的指令和任务,更不可能输出任何的运算结果。

一个民族,为什么不能离开她的文化呢?如果她离开了自己的文化,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活着,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没有任何伟大的目的,更不知道应该接受什么样的伦理规范和行为规范,无法正常利用和操作自己的智力资源和环境资源,通过计算,为本民族的利益服务,更无法输出更有益于自己子孙后代的行为。丧失了文化的民族,就跟一个没安装软件的电脑一样,就是一滩无用的废物。

如果这台无用的高配置电脑,自己的文化没了,被异族卸载了。别的病毒文化,就会感染和被安装上其他民族的文化。这台无用的高配置废物电脑,从此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很怪异的东西。身体是一个民族,但是文化上是另一个民族。

她存续的目的,不再是为了本民族的利益,也不再是为了自己子孙后代的持续繁衍而服务。她所作的一切,都是接受病毒的指令,和病毒发给他的任务,她活着,就是为了遵守这些指令,完成这些任务。

二、语言是文化的底层操作系统

我们前面说了,文化是一个民族的底层操作系统。在这个操作系统中,语言又是文化的底层操作系统。卸载一个民族本土文化操作系统的关键,就在于消灭她的语言和文字。

新文化运动的核心,一度就是围绕消灭汉字和汉语来展开的。那些所谓的民国文化大师们,其实都是文化汉奸,都是被感染的病毒。这些病毒,又进一步的造成二次感染。直至全面彻底的摧毁中国本土文化。

为什么红毛鬼子能够得手,完成了对中国文化的大部分卸载呢?按照往常的中国文化的高度优越性,和高度强健性,西方的文化,没有任何可能攻击中国文化。在新文化运动之前,奴贼据华的两百多年,他们已经完成了对中国的文化灭绝运动。把中国的读书人,都变成了咬文嚼字的废物。满清的朴学,是中国历史上,几千年所未有的异端邪说。现在这种遗毒依然还没有肃清,很多成年人,不去学习经世济民的学问,只知小学不知大学,反而变成摇头晃脑咬文嚼字的废物。

一想到满清朴学之恶劣,不由得让人一看到解字党就恶心。这些人一辈子只懂得解字,一辈子把自己禁锢在幼儿园里面,却还为自己辩护说,小学不懂,没法学大学,这就非常好笑了。他们要么就狡辩说,幼儿园才是真大学。他们一辈子呆在幼儿园,只是因为他们自己笨而已。幼儿园的东西,对于大学生来说,有什么好不懂的呢?

为什么满清时期的文人大多数都是废物呢?因为满清文化灭绝的主要一点就是废大学,赞小学,把读书人都禁锢在小学的学习大纲中。小学是幼儿园学的东西,一个成年人,跑到幼儿园里面学习幼儿园的知识学了一辈子,还以为这是最高的学问,他显然不可能有出息有作为。

满清朴学,完成了对中国文化的文化灭绝。后来西方红毛鬼子进来,则把一群长着成人的身体,满脑子幼儿园知识水平的人给全部打垮。新文化运动不是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的对决。而是西方文化和满清异端邪说之间的对决。

民国大师鲁迅在《孔乙己》里面讲的孔乙己,读书人不研究经世济民的学问,却去研究茴字的九种写法,孔乙己就是受满清朴学解字党毒害的一个缩影。这篇短篇小说,也是当时西方文化和满清朴学之间文化战争的一个缩影。

在这场文化战争中,我们不能因为否定西方文化对我们的文化入侵,就认为孔乙己是对的。也不能因为反对孔乙己这种异端邪说的朴学解字党,就认为西方文化是对的,甚至认为西方文化是启蒙我们的,这就更傻了。正确的立场应该是,它们两方面都是错的,都是异端邪说。

孔乙己是一个不幸的被文化去势的文化太监,他是满清文化灭绝运动的无辜受害者。而后来所谓的启蒙主义者们,它们则是西方文化全面胜利之后,在中国培养出来的文化汉奸。

灭绝汉字的斗争,一直延续到很晚才算结束。最终的战果,是互相都没有获得全面胜利,双方议和,汉字幸免于被灭绝,但是弄了个恶心的拼音解决方案。字母拼音方案,这算是西方人在灭绝汉语之战中获得的殖民地。

三、汉语是全球语言之母,英语是一种低级语言,是汉语的第四代劣化产物

在上一篇文章《文字的起源,与文字的演变》中,我们论述了,天下的文明起源于文字,而文字起源于中国。汉字是所有文字的源头。历史上所有的文字,和现存的所有的文字,都是汉字的演化出来的劣化子代。

所谓的 古埃及文字和苏美尔文字,都是西方人杜撰出来的,历史上这两种文字根本不存在,以这两种文字为源头的文字演化谱系也不存在。

汉字就像一头漂亮英俊的原狼一样,后来演化出来了各种各样的丑陋至极的宠物狗。这是动物演化中的劣化现象,同理在文明的演化中,也存在劣化现象。

汉字是第一代文字。后来的契丹文,党项文等文字,还保留着扭曲文字字形的文字,它们是汉字碎裂之后,演化出来的第二代的劣化子代。再后来的叙利亚文,波斯文,阿拉伯文,蒙古文,满文,藏文,突厥文,梵文和吐火罗文等等,则都是第三代劣化子代。到了第三代劣化子代文字,它们已经失去了字形特征。

第三代文字的进一步劣化,就演化出来了英语这种丑陋到了极点的第四代劣化文字。从汉字到英语的持续劣化,就跟一头漂亮的原狼演变成吉娃娃一样令人恶心。

第四代劣化文字,把文字的字形,简化到了极致,也丑陋到了极致,彻底成为了纯粹的表音文字。

文化是操作系统,文字又是操作系统中的操作系统。所以,人使用什么样的操作系统,就会表现出来不同的性能。使用第一代文字的人,也就是使用汉字的中国人,我们的心智,是运行在自然域的。运行的结果,要和大自然做比照,才能得出运行是不是良好,结果输出的是不是正确。

第一代文字之后的所有文字,都是劣化子代文字。而使用劣化第二代文字的人,他们已经被抛出了大自然。他们的心智运行的规范,是不和大自然做比照,他们运行输出的结果,也不受自然的裁决。

为什么中国古人,把外国人都称为胡人呢?还蔑视他们使用的文字都是胡文呢?因为使用这种劣化的文字,操作系统不接受天定的标准和规范,人的行为就会没有判准,想干什么就是什么,就会胡作非为。就像一台电脑安装了错误的系统,运算结果也都是五花八门的错误结果一样。而对于正确的系统,得出的结果,必然是唯一的确定的。

到了第三代劣化子代文字,和第四代劣化子代文字,因为使用了胡文,这些蛮夷的心智系统,已经完全无法理解天定行为规范和善恶判准。他们所谓的善恶,就是看人的行为是不是听从来自蛆痰(瞿昙那个摩尼)狗蛋(god)的命令,不听狗蛋话的人,他们认为是被剥笋(魔王波旬),和傻蛋(恶魔撒旦Satan)弄坏了脑子。

在西域这个地方,第三代劣化子代文字,和第四代劣化子代文字,完成了他们之间的各自演化,和代次过渡。摩尼教,景教,拜火教,和蛆痰所创立的浮屠要饭教,他们最开始的教义和彼岸意象非常的接近,是因为他们的心智,在运用胡文的形态上,还没有彻底的分化。就跟丑陋的宠物狗一样,培育出来吉娃娃这种丑狗的上代母本,他们的性征和吉娃娃肯定是接近的。

摩尼教,景教,拜火教和浮屠光头要饭教,在唐代时期,它们之间的文化性征非常接近,根本原因就在这里。当他们全面完成了文化类型的分化之后,文字上也彻底分化了,才有了后来的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三大夷教。

从历史可以看出来,第三代和第四代劣化子代文字的产生和形成,是发生在唐代前后的时期。后来西方人为拉丁文找爹,认为是古希腊的线性文字演化出来的,源头上是古埃及象形文字和苏美尔的契形文字,这是非常好笑的。大多数的胡文,根源上都是产生在西域这个文化垃圾桶和文化化粪池。中国文化扔过去的垃圾,在那里演化出来了其他形态的劣化子代文化。

四、智力产生的根源,为什么说学英语是让人变傻?

行为不规范不标准,伦理上不分善恶,只听从来自一个声音的命令,而不是来自天地自然的命令。行为乱了,道德伦理乱了,操作系统也就跟着乱了。智力也就会跟着乱了。

使用胡文的人,它们的行为,不再指向自然,并从自然种得到结果,来指导自己适应现实。它们的心智活动和行为,指向的是语言本身,语言成了它们的新自然。于是,它们的智力天花板,也就退化到了它们的语言边界那里。

所以,那些使用胡文的人,它们所谓的聪明头脑,所思考的终极问题,也都是那么的好笑。归根到底,它们的智力边界的上限,到顶了也都是无聊好笑的语言学现象。它们都是想返回真正的自然而不可得的,被自然所抛弃的流浪者,它们是一群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人的智力来自于哪里呢?来自于神。这里的神,不是指流俗所指的人格化的妖怪鬼神。而是来自于天地造化万物的造化之良能。当人的心智,它所运行的系统,和天地规定的那套系统完全一致时,它的智力才会最高。如果有不一样的地方,则要根据违背的多少,来进行打折。

所以说,使用英语这种第四代劣化子代的文字,会让人变傻。学英语会变傻,一方面体现为思考能力上限的降低。另一方面,是道德伦理上,会听从来自绝对语音的绝对命令,而不是听从大自然的命令。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受过良好的系统教育的人,它们为什么会迷信现代三大夷教的那些胡说八道的鬼话呢?为什么它们会迷信拜科学教的胡说八道呢?因为智力降低了。它们无法跳出胡文的边界,用自然法则来判断这些话是不是胡说八道。而且,它们习惯了使用胡文之后,不再认为人对自然的描述,应该追求和真实的自然相一致。不再认为,人的行为的道德,所遵守的最高法则是天地自然。而是来自一个虚拟出来的人格化的鬼神,所发出的绝对命令。所以,不管多么的胡说八道,它们都会信以为真,即便他们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现在社会的杠精为什么那么多,二极管大脑的人,为什么那么多?都是学英语导致的恶果。我们之前的文化教导我们,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天地自然。而学习和使用胡文之后,我们被天地自然抛了出去,扔到了低级的心智世界中,这里不再有唯一的真假对错判准,只有操纵者给受操纵者扔出来的二元对立选择,也就是语言意义上逻辑赋值的真假。只能傻蛋和狗蛋之间选一个,所以很多人从来不管实际上的对错,都认为自己站在狗蛋的一边,而对方显然是傻蛋的崇拜者。

作为要饭教的徒子徒孙,它们也是这样的心智特征。它们从来不管一件事和自然相比,是真假还是对错。而是认为,要么是蛆痰(要饭教教主瞿昙)的子孙,要么就是剥笋(浮屠教中的魔王波旬)的子孙。剥笋,剥笋的整日喋喋不休,剥笋馍王,还扒蒜小妹呢。

傻蛋和狗蛋的二元对立,浮屠教中的狒魔二元对立,都是心智低下的心智特征。究其根本,也都是低劣的语言,和低劣的文化,对人的心智的降低作用,把好端端的人给变傻了。

五、英语的工具属性,和他的文化殖民属性

英国人从英国本土流窜出来之后,它们几乎毁灭了全世界。它们的语言也对其他民族的文化造成了巨大的污染。就跟一条吉娃娃,跑到草原上和狼交配,污染了狼种一样。

西方人用丑陋的语言英语和邪恶的暴力,塑造了当今的世界文化秩序和政治秩序。我们当代的全球化,离不开这种恶心的吉娃娃文化环境,这是英语的工具属性。而伴随着这种工具属性的同时,这种巨大的文化侵略和文化污染,则是英语的文化殖民属性。

现在有很多人,受西方的非此即彼二极管思维方式的影响,变傻了之后就无法正确的处理这个事情。它们认为,如果反对英语的殖民属性,就是排斥英语的工具属性。要么认为,如果赞成英语的工具属性,就是连带着也要全盘接受英语的殖民属性。

这就是很多人学英语之后,智力变傻了的一个直观表现。连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都无法做出最优的有利于自己的选择。

正确的选择是什么呢?比如造原子弹的文献是英语文献,我们的科技工作者显然要学习英语。我们和使用英语的国家竞争,为了研究对方,相关专业人员,显然要学习英语。古代中国和胡人打仗,要得到军情,显然都要研究胡人的语言的。工具属性,本来就是研究对手,打击对手,为我所用的原则。只要对我有利,能够研究对手,赢得竞争,对方的一切都可以学可以用的。不然军情都无法获得,仗还怎么打。

还有人困惑,为什么中国人这么优秀,中国文化这么好,怎么还能被西方人打败,怎么能被西方人领先呢?人和病菌相比,显然人更优越,更高级,但是更高级更优越,不等同于不生病。病邪打倒了人,也不等于说是病邪比人更高级更优越。

有人又要说了,既然人和病邪相比这么优越这么高级,怎么可能会生病呢?高级不高级,和生病不生病,是两码事。傻子们的问题,在于它们把这两个事混为一谈了。电脑系统比病毒高级很多,但是依然还会受到病毒的攻击和感染。系统被攻击,杀毒然后打个补丁就行了。人生病了治病就行了,而不能认为,人生病了,就是人比细菌更低级。

要治病,就要把病邪研究透,才能对症下药。这就需要懂病邪运行法则的人,用病邪的一套运营语言,来把病邪研究透彻。

一些学英语之后变傻的人,经常在类似的问题上纠缠不休,无法突破自己低矮的智力上限,做出英明的选择。比如,反对西方,就不能学习西方对我们有用的东西。学习了西方,就得承认西方的绝对优越性。这也都是学英语之后,人变傻了的表现。

一个智力正常的人,怎么可能会被这么低级的问题困扰呢?怎么可能反反复复的为这么低级的问题纠缠不休呢?

六、民族的边界,和一个民族文化的边界

一个人如果不知道我是谁,他就无法知道自己这一生应该干什么。一个民族如果不知道我们是谁,她就不知道以后何去何从。而文化的意义,就是告诉一个民族,我们是谁,我们的边界在哪里,我们该何去何从。

当我们知道自己是谁的时候,也就有了我们和他人之分。在我们和他们之间,就会建立起边界,和基于边界的民族交往规则。基于无边界的民族交往规则,则是否定了民族存在的前提,最终必然会灭亡一个民族。

把边界和交往对立起来,认为坚持边界,就是反对交往。这种虚假设定本身,就是邪恶的。如果边界和交往是对立的不可调和的,为什么不把自己的钱都送给自己的朋友?可见交往是交往,边界是边界。只有有边界的交往,才是可持续的,健康的交往机制。

任何生物和种群要生存,都必须得有边界。并在建立边界的基础上,摄入营养物质,排出代谢废物,只有这样,才能成长为健全的个体和种群,才能复制遗传信息给下一代,才能生生不息。

一个细胞,细胞壁和细胞膜就是它的边界,细胞只有从外界摄入营养,排出代谢废物,才能分裂繁衍出更多的细胞后代。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组织,一个民族,都是如此。

有些人认为,设立了边界,就会影响和外界的物质交换,或者他们夸大其词的说成是故步自封,闭关锁国。这是一个严重的误解,很多人都被傻子们的恐吓话术给洗脑了,认为不自毁长城就只能死路一条。事实上,只有设立边界,才能建立健康的物质交换。设立边界非但不是物质交换的障碍和壁垒,还是对外物质交换的基础。

那种认为没有边界才能和外界进行物质交换的想法,只能单向吸收别人的垃圾,而不能过滤出来外界的营养。无边界无原则无防护的接受外来的一起,连外面的营养和垃圾都分不清,一股脑把垃圾全部吸收进来,把营养全部排泄出去,这不是弱智吗?所以说,很多人就是学英语学傻了。

它们不关心事实上的是非对错,也不关心善恶利害,只是听从一个语音的驯化,这个声音说设立边界是罪恶的是有害的,它们就认为选择自毁长城开门揖盗是对的是有利的。

想象一下,一个没有细胞壁,也没有细胞膜的细胞,一滩液体,它如何区分自己和外界?如何区分营养和废物?如何摄入,如何排泄?它又如何生长,如何成熟,如何繁殖?显然都无法进行。所以这种细胞只能死亡,而不能存活哪怕一瞬间。对于一个民族,也是如此。

如果把我们这个民族的细胞壁和细胞膜全部剥掉,把我们的文化边界全部拆除,导致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我们将何去何从。我们就无法正常的摄入外界的营养,为我们所利用,并最终赢得民族竞争,也无法排泄废物到外面。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沦为了彻头彻尾的垃圾场,被蛮族们单方面的从我们这里摄入营养,并把代谢废物,排泄在我们的社会里。如果我们这代人还不纠正这样的做法,一定会殃及我们的子孙后代。

文 | 白云先生 2019年3月25日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学英语会让人变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