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人清朝的统治是否导致了中国发展的倒退?

清朝的统治是否导致了中国发展的倒退?或者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没有满人入关,中国的发展会不会更好?

是的。满清把中国变成了监狱,华夏人为越狱,作了坚苦卓绝的斗争。

满清入关后,迅速而又全面的完成了土地兼并。把汉人的土地全部抢走,驱赶汉人为奴隶,在满人贵族的庄园里劳动。为了防止汉人农奴逃跑,还制定了逃奴法案。当年美洲的白人是怎么对待黑人的,满人就是怎么对待汉人的。

因为日本人离我们比较近,所以我们对日本人侵华期间的恶贯满盈,比较有直观的认知。实际上,满人要比日本人还要坏十倍。比殖民美洲的白人,也要坏上几十倍。

为了奴化和愚化汉人,满人全面的摧毁了中国的文化,也全面摧毁了中国的手工业科技。在满清的两百多年里,原本就应该培养来经世济国的政治人才,被扭曲成不准谈政治的废物书呆子。满清培养出来的读书人,都没什么用。这种影响,一直到民国和共和国,还在持续,我们的文人,不懂经世济民,不懂真正的文化,根本就没什么用。而科技方面,经过满清统治了两百多年之后,中国的手工业产值,衰退到了不足明朝的6%。

读书人,都变成了废物,科技也全面落伍。文化黑暗,科技黑暗,中国彻底走向了黑暗时代。满清取代明朝,是中央帝国的一次全面退步。把世界上最先进最伟大的文明,变成了黑暗的奴隶制社会。

满清期间的整个中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劳改农场。满人是监狱狱卒,汉人则是负责艰辛劳动的囚徒和农奴。中国近代的赤贫和落后,就是因为,满清是一座监狱,而不是一个国家。劳改犯为什么要有钱,要富裕?站在满人殖民者的立场上,他们觉得中国人的赤贫状态才是天经地义的。物质上,文化上,精神上和科技上全面赤贫。

这座巨大监狱的巅峰,是野猪皮乾隆时期。从康熙到乾隆,这段时间被称之为康乾盛世。这简直要笑死人了。监狱管理技术的巅峰,居然被囚犯们理解为是自己的盛世。这样的囚犯后代,他们一定是脑子坏掉了,才会说这种疯话。

更可笑的是,有人说野猪皮康熙,和野猪皮乾隆是千古一帝。这就更加的莫名其妙了。首先,蛮夷怎么可以称帝呢?其次,吕留良说,满清之赤贫,从伏羲以来,前所未有。把国家变成监狱来管理,囚犯们的后代,居然还赞颂最恶劣的两个监狱长是千古一帝。
所以说,清朝以来的读书人,很多都是废物,脑子和精神方面,都有问题。

这些精神不正常的人,为了美化和吹捧满清这座人类文明史上的最大监狱,宣称满清解决了中国过去历代王朝一直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宦官专权,外戚专权,文臣专权,军阀割据,等等。

对于一座监狱来说,只要狱卒可以看管好囚犯,哪里需要什么制衡。是满清解决了这些问题吗,而是满清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这座监狱,只存在狱卒和囚犯。满清的两百多年,就是满人琢磨监狱囚禁技术,和汉人琢磨越狱技术,互相竞赛的两百多年。

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贸易体系,进入了劳改农场为核心的阶段。它标志着农业文明时代的全球化最后的死亡。在以劳改农场为核心的贸易体系中,为了防止囚犯们生产先进的手工业商品,会导致他们越狱,所以这些技术要禁止。这些商品要销毁。

同时,为防止其他国家的先进手工业商品流入中国,落到囚犯们的手里成为他们的越狱工具,这些先进的手工业商品,也禁止进口。不仅禁止生产,连想都不准想,相关书籍也全部禁毁。

满清对外出口的商品结构,也退化成了以简单的初级农产品为主。茶叶取代了手工业产品,成了满清对外贸易的主要商品。同时,因为这个劳改农场里面的囚犯们,他们都处于极端赤贫状态,生活需求被压的很低很低,根本没有什么购买力和消费能力。所以满清根本不需要进口其他国家的任何商品。满清做的就是用茶叶换白银。

文化的赤贫状态,导致邪教泛滥,白莲教起义,陕甘回乱,太平天国起义,义和团,都是打着邪教的名义起事。这从另一个侧面,可以反映出来,满清的文化赤贫到了何等地步。人们要造反,都只能打着邪教的旗号来造反。说明华夏文化,已经被满清彻底的毁掉了。

反过来看也成立,如果一个社会,装神弄鬼的邪教泛滥,也说明这个社会处于极端的文化赤贫状态。如果再不控制,就会闹出白莲教这种可怕的东西。

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袁世凯,要理解这些满清士大夫们,首先要明白一个主旨:中国已亡,中华不可再亡

努尔哈赤(汉译名为野猪皮)和他的子孙们入关,先把这个事给定个性。首先要明白,建州女真,是明朝的奴隶民族,地位比朝鲜人低得很多。朝鲜人对待建州奴,相对待牲口一样的肆意凌辱和屠戮,大明心肠好,看不下去,就保护了下建州奴。

李成梁,把野猪皮家族,收为家奴。教他们学习汉文化,教他们学习打仗。后来李成梁父子,在朝鲜和日本人轰轰烈烈的打了一仗,明军的战法,也都被野猪皮家族学了去。

后来流寇李自成把明朝社稷给拱翻了,建州奴打着清君侧,替大明报仇的旗帜和口号入关,又把给李自成赶跑了。这便是来龙去脉。这个事,简单的说就是,大明王朝,先是被逆贼给推翻了。然后家里蓄养的小奴,又打着替主人报仇的旗号打跑了逆贼。

所以说,野猪皮入关是带嫁妆来的,这就是胡扯了。关外和辽东,本来就是明朝的国土。建州奴,只是明朝在那些地方上的被统治民族。用比较文明的话来说,他们是明朝的少数民族。他们住的地方,本来就是明朝的,何来带嫁妆入伙一说呢。

说完野猪皮入关这事,我们再说说当时汉人士大夫对这件事的态度。

建州奴来了,就像公牛闯进瓷器店一样,神州陆沉。首先,东林党那群祸国殃民的公众知识分子们,连死节的都没几个。崇祯皇帝都带头殉国了,结果这帮东林党公知们,连跳个河,都嫌水太冷。

真正有气节的人呢,比如王夫之,比如曾静,他们认为,自古华夷不两立,夷狄怎么可以统治华夏呢。所以他们不服,宁死不服。王夫之躲到深山里,上不与满清共天,下不与满清共地,四十年没出来。

曾静呢,野猪皮雍正就跟曾静讲道理,说我是夷狄之人,主中国之事,只要我统治的好,那我们野猪部落,也可以跟你们华夏人搭伙的嘛。

曾静呢,就继续往死里唾弃雍正。雍正为了和曾静讲道理,就写了一本《大义觉迷录》。给夷狄统治华夏找合法性。同时,还想摆出以德服人的姿态,来笼络汉族知识分子。

被曾静羞辱唾弃了一辈子,后来雍正带着遗憾死了,雍正的儿子,这个人不像他爹那样喜欢讲道理,他喜欢来横的。直接把曾静给杀了。同时,野猪皮乾隆把他爹的文网和文字狱,升级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人家说个清风不识字,乾隆都要杀人全家。在乾隆时期,中国的文化和思想,陷入了最深的黑暗和深渊之中。

王夫之在山上一直反思,宋朝为什么会亡国,明朝为什么会亡国,神州为什么会二度陆沉。他反思的结果,就是《船山遗书》这么一套恢宏磅礴气象万千的思想巨著。中国虽然被野猪皮拱坏了,但是,文化上的华夏,精神上的华夏却被王夫之保留了下来

这颗种子,几十年后,在曾国藩和左宗棠的心里生根发芽。后来洪秀全到长沙的时候,左宗棠去找过他。大有干一番大事的打算。结果,一听洪秀全的那套造反理论,左宗棠恶心的快吐了。左宗棠说,你弄个犹太猴子当旗帜,岂不是中国已经亡了,还要亡中华吗?而且,杨秀清那个疯疯癫癫的脑残,你带着他造反,显然是要倒大霉的呀。

左宗棠的这个看法,在当时汉族知识分子里面,是很普遍第一种认知。中国已亡,中华不可再亡。所以,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们,纷纷举兵,捍卫文化上的华夏,不可亡于红毛邪教。

这些知识分子,有没有想过恢复中国呢,当然是想过的。要不然,左宗棠就不会对洪秀全讲那些话。但是当时的情况是,力有不逮,只能保中华,不能复中国。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都是这样的基调。

王夫之,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这是保中华阶段。朝堂是野猪皮,外患有红毛和倭寇,能保住中华,对于李鸿章他们来说,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到了袁世凯,孙中山,野猪皮式微,汉人终于牢牢掌握了兵权,于是复中国一事,就提上了日程。这才有了辛亥革命,和民国的建立。

所以,要评价李鸿章,就要站在这样的大历史背景里面去看他。他是一个承前启后的人,前面站着曾国藩,后面站着袁世凯。

说中兴,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因为野猪皮乾隆打完准格尔和缅甸,基本上国家就耗的差不多了,等白莲教一起来,满清后面的时候,都是在瞎混。所以后面根本就没有中兴可说。

母野猪慈溪说,宁与友邦,不与家奴。真正卖中国的,是建州奴,不是李鸿章他们。说这帮人跟列强勾勾搭搭的,如果能赶走野猪皮,借用下列强的力量也未尝不可。只是野猪皮被赶走了之后,列强们根本不希望中国好,所以袁世凯还要和列强们斗。

袁世凯死后,孙文呢,对日本人,对英美是彻底失去幻想,所以最后,不得不去抱苏联的大腿。

王夫之,曾静,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袁世凯,孙文,这些生在乱世的士人们,上面有野猪,外面有红毛,华夏人处在历史最低谷,能怎么办呢,他们只能一代代的把华夏的火种艰难的传下去,只要火种不灭,华夏就能苏醒。

直到有一个叫做毛泽东的巨人,接过了这个火种并把它燃成冲天大火,在这场燎原之火中,华夏人醒了过来,终于从恶梦中苏醒了过来。华夏人,终于站起来了。红毛猴子们终于被打跑了。

我们是巨龙,我们回来了。

作者:白云先生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满人清朝的统治是否导致了中国发展的倒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