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战略——活活饿死中国7亿人

转基因战略——活活饿死中国7亿人

文:吴辉

一、转基因的生态边界

关于转基因的问题,争议很大。有的人认为转基因安全,说吃转基因食品会改变人的基因,那是无稽之谈,难道我们吃了猪肉还能变成一只猪不成?

也有人认为转基因很危险,会致癌,致白血病,致气血衰弱和身体健康的全面恶化。

到底转基因安全还是不安全?我们先不预设任何观点。我们首先退一步,回到生态学的边界,看看转基因的价值何在?

第一,转基因在生态边界之内,没有超能力。

育种的过程繁琐而漫长,要得到一个有优良性状而且稳定遗传的新的品种,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那么为什么不简单一点,直接从基因上解决问题,譬如,把植物的基因转到猪上,猪只需要晒太阳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喂草?

这个想法能勾起人们对转基因的无限遐想,认为这是一项前途无量的技术。

可是我们有没有注意到,植物所能接受的太阳能,密度是非常低的,根本无法支撑身体的运动,所以植物位置一般是固定的,靠自己的趋光性捕获太阳能,维持自己的生命。猪,如果靠叶绿素固定太阳能,肯定满足不了它到处奔跑的需要。

还有人设想,如果把沙棘和胡杨的抗旱基因转移到普通植物上,说不定就能让沙漠变成绿洲?

可我们仔细思考,就会发现,这纯粹是异想天开。如果沙漠有足够的水分,根本就不需要转基因,沙棘和胡杨的无限繁殖,直接就让沙漠变成绿洲了,还需要什么转基因?现在沙棘和胡杨,都因为水的限制而只能有限繁殖,难道转基因的其他植物,还能超越沙棘和胡杨不成?

事实上,大自然不缺基因。大自然千万个物种,基因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热带雨林对太阳能的利用率达到99%以上,即便是极其阴暗的洞穴内,都有喜阴的植物在此栖息,请问转基因对太阳能的利用,能超越大自然吗?

能源利用的最高理论效率是卡诺效率。卡诺效率,就是把热机工质高于常温以上的能量全部用来做功。因为热力学第二定律的限制,热量只能从高温传向低温,热机工质中所包含的低于常温的能量不能被利用,所以卡诺效率是热量做功的效率极限。而太阳能经热带雨林固定之后,废热都是在常温下排出,基本上已经达到了卡诺效率这个极限。人类无论怎么利用太阳能,都不可能超越热带雨林,从最强的光线到最弱的光线,各个可能的生态位全方位占领,任何生物技术、基因技术,都做不到。

热力学第二定律是效率的边界,任何技术,包括转基因技术,在这里撞墙。阳光之下无罕事,超越卡诺效率的热机不存在。

物种的生存有多么艰难,每一个基因的变异,每一点性状的改变,都要经过生存考验。每一个栖息地、每一个生态位,只要有能源,能养生命,就会有物种在那里繁衍存活。狗还能吃屎,那多脏啊?但为了活命,狗连屎都吃,可见生存之残酷。自然界到处都是满满的生命,江湖险恶,人类的转基因品种能在这个江湖中立足吗?

年轻的环保学者廉亮在他的《自然崇拜与信仰》一书中指出,“自然生态就犹如一个极其优美的程序,经历了数亿年的反复调试,才完成对太阳能的全方位锁定。在这个过程中,无数BUG(物种)都被逐步淘汰了。人类的转基因技术,怎么可能超越自然的力量,去突破这个生态极限呢?”

每个物种都有精确的生态位和栖息地,这个江湖是满的,育种的过程,绝不是转一下基因就能海阔天空。而是无论你怎么转基因,都是死路,因为所有可能的基因表达,大自然在漫长的生态演替中,都已经替我们尝试过了。

我们看,人的眼睛只能看到前面180度的视角,而鸡把两只眼睛放到两边,视角可以达到300度以上,前面后面都可以看得见!我们能不能想象一下,鸡的视角只要小一点点,要少捕多少虫子?为了进化出300度的视角,有多少视角不够大的同类会被饿死?而幸存的这个鸡的种群,它在大自然中的生态位有多么稳固?我们如果给鸡进行转基因,能比现有的鸡有更大的视角吗?转基因技术的作为,和鸡在自然中经受的亿万年的基因变迁、生存检验相比,能更先进、更强大、更有生命力吗?

基因是自然的语言,是生命与自然对话的传递中枢,是生物听命于天的神圣节点。好比国家的军机处,这个地方是可以任意撒野的吗?我们是不是可以代替环境,代替天,来对物种的基因肆意妄为呢?

基因的变异是极其痛苦的过程,莫泊桑的《项链》大家读过吧?故事的主人公路瓦泽夫人,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变成一个满手老茧的强壮妇女,整整十年的时间,还只是改变一双手!如果要改变基因呢?如果要让人身上长出毛来,如果要让人四肢行走,那该要经过多么漫长的磨砺?

生态的边界,热力学第二定律摆在这里,我们应该摈弃对转基因不切实际的妄想,譬如让猪晒太阳不用吃草,譬如给普通植物转入抗旱基因改造沙漠等等。因为转基因能实现的,自然界都早已实现。

现在我们能够理解,为什么转基因不能增产,因为增产不那么容易!如果存在增产的潜力,也不需要转基因,自然育种也可以实现。

第二,正常交配是生物伦理。

杂交和育种也会导致基因的转移,但这种转移是植物通过正常交配而产生的,我们在这个基础之上,选择那些保持了优良性状的品种,这符合生物的伦理。

正常交配是生物伦理,包含着对生命可持续性的尊重。转基因违背生物伦理,用人工的方法改变基因,强行改变物种的性状,会带来种种恶果。

譬如人类的婚姻,正常的夫妻结合可以允许,但人尽可夫则不行。婚姻要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什么?因为血脉,因为孩子要生活!在女儿出嫁之前,做父母的要调查准女婿的房产,职业,谋生能力,也就是他的栖息地和生态位。如果没有稳定职业,不能养家,女儿嫁过去肯定无法生活,不幸福。

如果看准了对方的栖息地和生态位,女儿嫁过去,有吃有穿,柴方水便,那么明媒正娶,女儿的幸福就有保障。

允许正常交配,不等于允许随意滥交。不错,我的女儿嫁过去,肯定会有性生活,肯定会有精子和卵子的结合,有基因的转移,那么是不是因此就可以说,反正女儿要过性生活,我的女儿就应该人尽可夫?

你非得要说,强奸也能生孩子,转基因也没啥大不了。那我们有没有考虑过,基因在被强行转移的过程中,可能留下的隐患?可能对染色体造成的伤害?

强奸行为,是违背女性的意志,漠视孩子的生存幸福,那么转基因,我们也是僭越了染色体对基因的自我调节,我们有可能把染色体不需要的基因强行加上去,给染色体造成伤害。

人尽可夫是乱伦,生出来的是野种,没人认领,生态位和栖息地都没有保障。转基因比人尽可夫更加残暴,完全是粗暴淫乱,完全违背生物伦理,所以转基因种子没有生育能力,它的内部结构不知道受了何种伤害。

在近距离研究转基因之前,我们先退一步,认识生态的边界,认识基因受命于天的生物伦理,以及物种自然交配的原则。我们要遵循这个生物伦理,是基于对自然力量、对栖息地和生态位的尊重。不要认为人类比自然更强大,人类能实现的东西,自然早已实践过。我们没有通过强奸来生孩子,我们也不要去给物种搞转基因。遵循伦理,我们才能减少折腾。强奸乱伦,会造成巨大伤害,甚至会导致灭种。

有人说,转基因应该研究,但不能作为主粮推广。这是不对的,对转基因存有幻想,是因为没有看到生态的边界。转基因违背生物伦理,是极其邪恶的技术,根本就不能去研究。难道人类还需要去研究乱伦,研究强奸吗?

第三,转基因抗农药的生态后果。

转基因增产是妄想。那么转基因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现实的情况,玉米和水稻的转基因品种,主要是植入了抗农药的基因,对草甘膦有耐受能力,这个意义何在?

这个积极的意义是,可以使劲打农药,把所有的杂草都毒死,但是水稻却依然存活。这样可以减少除草的人工。

那么,农药的无顾忌使用,会造成什么不良后果吗?

我们先不说农药对人的毒性,我们还是只从生态学的角度,从生物伦理的角度,来评估转基因抗农药,会有何种生态后果。

众生皆恋命,杂草能生长,说明土地肥沃,我们用农药把所有的杂草都毒死,我们不觉得孤独吗?

化学农业在西方是失败的,中国为什么要重蹈覆辙呢?1972年出版的《寂静的春天》,就已经指出过化学农业的毁灭性后果。春天的田野,没有了青蛙的鸣叫,而我们的生态系统,是一个极其精巧的结构,一些貌似有害的物种,其实担当着非常重要的生态功能。这些物种如果灭绝,可能整个生态系统都会遭殃。我去过新疆和甘肃的一些戈壁滩,发现那些地方很难种植作物,开始以为是水的原因,后来发现在有的地方,即便有水,也是一片荒凉,没有生命的迹象。很显然,如果这些地方杂草丛生,那么作物的生长也能顺理成章。单纯一种作物,所有的杂草都消灭了,结果作物的本身也不能生长。

生态系统存在多样性,生态才稳定。农药除草,太残暴了。我们在除草的同时,可能把杂草中一些有生态贡献的有益植物也除掉了。传统农业,是用中耕的方法除草,用人力把杂草踩入泥底,杂草死亡腐烂,依然是肥料。杂草在生长的过程中,也改善了土壤结构,维持了土壤微生态的多样性,对人类生命是一种有效的保护。

所以说,抗农药的转基因,这在生态伦理上是有问题的。转基因搞增产没有希望,便搞起了抗农药,貌似方便耕种,其实是为了转基因公司的私利而涂炭天下生灵。杂草只需要有限清除,用人道的方式,用自然可以接受的方式清除,不能够赶尽杀绝。转基因水稻抗农药,绑定农药的销售,用大量农药残暴地消灭一切杂草,少数农药公司会因此获利,但最后人类将陷入孤独,甚至死亡。

二、转基因种子的经济安全

转基因种子不能生育,农民不能自留种子,这让种子的供应权利,高度集中于孟山都这样的寡头手中。

种子的供应越分散越安全,东方不亮西方亮。如果种子供应全部由孟山都公司控制,万一遭受恐怖袭击,孟山都公司的种子库被焚毁,那我们吃什么?

现在中国农村种粮食的人大幅度减少,自己储备种子的农民更是凤毛麟角。前不久我在田间问一位插秧的农妇,我说,如果乡政府哪一年不卖种子了,你们怎么办?农妇说,“那就下不得地!我们家家户户都没有存留种子。”

孟山都公司垄断种子的供应,有没有想灭绝中国人口的战略意图?

有人说,你这是阴谋论,无稽之谈。

问题是,瓜藤李下难避嫌,你控制种子,点着13亿中国人的死穴,要让大家都相信你没有恶意,这本身就是邪恶的。

美国灭绝过印第安人,为了从地缘上控制中国,曾经在越南丢下过800万吨炸弹,是整个二战投弹量的三倍,请问,我们可以信任美国吗?我们可以把种子的供应权交到美国人的手里吗?

农业部长是怎么想的?是替中国的粮食安全在设想,还是在听命于孟山都公司,为灭绝中国人口而效力?

我们假定农业部完全没有问题,假定农业部长完全没有替美国卖命的故意,那么,我们可以用概率论的方法证明,种子供应高度集中是危险的,如果种子高度集中于外国公司,那就更危险。

越分散越安全,每家每户都留种,种子供应最安全。包括杂交水稻剥夺农民自留种子的权利,都是给粮食安全埋下了隐患。我们对此不够警觉,甚至错上加错,进一步把种子的供应转给外国人,等于是把中国人的脑袋,都放在了外国人的铡刀之下。

一旦出事,美国突然断绝种子供应,大米会涨到一千块钱一斤!

饿殍遍野,元气大伤,社会动乱。悲惨的末日景象,就会降临到我们头上!

 

三、转基因的物理毒性

关于转基因的物理毒性,很多人很天真地以为,转基因水稻虽然存在抗农药的变态蛋白质,但它在进入到人体之后,会被人体分解成为氨基酸,毒性消失,然后为身体所用。如果存在毒性,也应该会急性的表现出来,不会在很多年以后才体现。

真相如何呢?

我们来看,食物从进入脾胃,到骨髓完成造血,有好几道屏障,第一是脾,脾统血,这是食物进入血液的第一道门槛。第二是肝,肝像一块海绵一样,储存巨大的血液,血液只有经过肝的过滤,才能到达心脏,然后进入肺循环。第三是肺,肺对营养物质进行气化,凡属不能被气化的,都无法进入到肾和骨髓。最后一道屏障是肾,肾小管通过过滤,把精华虑入骨髓,而糟粕进入膀胱,从尿道排出。

所以,转基因水稻的变态蛋白质进入到身体之后,第一道关卡,在脾胃这里,如果不能被分解,那就不能进入血液,直接从大便排出。很多的垃圾食品就属于这种类型,吃了之后,肚子很撑,但是不给力,然后直接变成大便排出。所以,吃垃圾食品虽然不会表现出急性中毒,但是会时刻加重身体的负担。长期吃垃圾食品,那么气血下降,脾胃受伤,时间再长,就会转变成五脏的虚损,最后得癌症。

转基因食品除了不能提供营养,增加身体的负担,慢性损伤身体之外,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骗过了脾胃,进入到了肝脏,并且进入骨髓,但是在骨髓却不能完成造血!这个危险就很大了。骨髓的病扁鹊都不能治,“病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骨髓是生命的控制中枢,骨髓受伤,白血病、糖尿病、气血虚弱,都是不言而喻的。

农药能够把杂草杀死,而转基因水稻的变态蛋白,居然能让农药废掉武功,这不是一般的角色。我们的身体能承受这样的异物侵入吗?

第一,所有的蛋白质都可能有毒。

我们不能空口白牙就说转基因无害,身体只能消化特定的蛋白质。一种蛋白质要能够被人体所消化,需要漫长的适应。

我们来看两张图片:

转基因战略——活活饿死中国7亿人

1:被主人遗弃在路边的小猫

图1,这是我拍到的一只小猫,拍摄时间是2016年6月17日17:25。我知道在四天前,也就是6月13日,有四只这样的小猫被主人遗弃到了这里,每次我从路边经过,它们都会发出喵王的叫声,对我做出呼喊。我动了恻隐之心,希望把它们带走,但是当我靠近它们时,它们又远远躲开,我无可奈何,预感到凶多吉少。

12个小时之后,2016年6月18日17:06,我看到小喵王倒毙在路边(图2

转基因战略——活活饿死中国7亿人

2,小猫在被遗弃6天之后死亡

从6月13日四只小喵王被主人遗弃,到6月18日小喵王倒毙路边,整整六天六夜,漫山遍野的都是蛋白质,为什么小喵王还是饿死了?

很显然,小喵王不是什么都能吃,它宁可死掉,也不去吃草根树皮,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如果它吃草根树皮,会死得更快。

认为转基因水稻、转基因玉米也是蛋白质,所有的蛋白质都会被分解成氨基酸,所以不会对身体产生毒害,这个逻辑是荒诞的。事实上,只有特定的蛋白质,才能被人体所消化分解,人的消化功能再强大,也无法消化所有的蛋白质。

草根树皮也含有蛋白质,粪便寄生虫也是蛋白质,河豚、蛇毒也是蛋白质,毒蘑菇也是蛋白质,请问这些蛋白质人体能吃吗?

人为什么只能消化特定的蛋白质?这里还是有自然的约束。食物包含有自然的信息。狼行天下吃肉,狗行天下吃屎。狼如果不吃肉,黄羊就会泛滥成灾,草原就会被过度啃食。所以狼吃肉是在履行一种生态职责,狼的消化系统也为此配备了专用的装备,所以狼只能吃肉不能吃屎,否则就不能履行生态赋予的职责。

同样,供狼吃的肉,也有特定的蛋白质序列,如果这个蛋白质序列和屎很像,狼就会拒绝接受。每一个物种,都是靠食物传递过来的信息,和自然融为一体。民以食为天,意思就是,人们从食物这里聆听天的教诲,接受天的约束。

我们人为转基因,那么食物信息被打乱,天的旨意被歪曲,那么生态系统的结构也会被肢解,生态的和谐会被破坏,生态系统最终可能瓦解。如果所有的物种都无视天道,狼也吃屎,狗也吃人,青蛙不再吃虫子,水稻不再结谷穗,请问人还能活吗?

第二,蛋白质的无毒要经过千万年的检验。

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蔬为充,五畜为益。这些都是无毒的。但是,这些东西被人类所驯化,经过了多少万年的距离?

尽管如此,有的人一吃羊肉就上火,身体无法吸收。猪的下脚料,淋巴组织,人是不能吃的,吃了一定中毒,但用来喂狗却没有问题。每一种植物和动物,因为习性不同,温凉寒热都不一样。老祖先留给我们的五谷,稻、黍、稷、麦、菽;五果,栗、桃、杏、李、枣;五蔬,葵、韭、藿、薤、葱;五畜,猪、牛、羊、鸡、狗;都是经过千万年的检验,能适应大多数人的体质,我们怎么能够轻易去改变它们的基因和习性呢?

且不说转基因没有增产的潜力,没有积极的生态意义,根本不值得人们去试验它的毒性,就算它有一些优良的性状,如果要确认安全,不说要和五谷一样,检验一千年,那么至少也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要确认它能够被大多数人所消化,不会对五脏和骨髓造成任何的垃圾存留,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伤害。

很多垃圾食品的毒性不是短期所能检测的,有人喝可乐,一瓶几瓶根本没有问题,但是喝上三五年,结果发现不孕,卵巢有肿瘤,生殖系统出现了毒素的堆积。

而大面积的急性推广转基因,更是毁灭性的做法。因为一旦对公众的骨髓造成伤害,这个损伤是不可逆转的。

吃饭没有彩排,每一口饭都是现场直播。一旦吃进去的东西不给力,造成气血亏虚,癌症爆发,我们再后悔,来不及了。

第三,对草甘膦毒性的判断。

官方主张,草甘膦没有毒性,这个毒性跟食盐差不多。而且一进入到土壤,毒性就消失了。

但也有传说,说有自杀的人喝草甘膦农药,结果死了两百多天才死成,死亡的过程很不利索,极其痛苦。

如果草甘膦有毒,哪怕是很低的毒性,那么我们的抗草甘膦的转基因水稻,刚好让草甘膦毒性绕过了水稻,直接到达了人体。

如果是普通水稻,不抗草甘膦,那么在农药的作用下,死掉的是水稻。而转基因水稻抗农药,把草甘膦沿着食物链放了过来,水稻没死,那么死掉的是人。

草甘膦是否存在低剂量、长期性、累积性的毒理过程?

如果用阴谋论来猜测,我们可以认定草甘膦有问题。因为如果孟山都真想毒杀中国的人口,这个毒药一定要低剂量、长期性、累计性,才能让灭绝中国人口的计划完美实施。如果高剂量,急性中毒,那么被中国人发现了,毒杀计划就不能成功。

如果否定阴谋论呢?

美国人不至于如此邪恶?

问题是,那些被灭种的印第安人,也是这么想的。

草甘膦到底有没有毒?是不是一进入土壤,毒性就突然消失了?甚至突然就从天地间蒸发了?我们需要进一步求证。

在真相被亿万大众验证之前,对农药保持警惕是应该的。

第四,转基因种子不能生育,是否存在潜在毒性

转基因是染色体被强奸之后生出的野种。转基因种子不能生育。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这是健康的种子,完全值得信赖。现在转基因种子不能生育,到底是什么原因?

种子不能萌发,可能是控制系统胚芽受到伤害,也可能是外围的蛋白质不受控,不能供给胚芽的生命动力。反正这个发动机动不起来了,坏了。

骡子和杂交水稻不能生育,是因为染色体紊乱,不能进行减数分裂,不能产生下一代的生殖细胞。

那么转基因种子不能生育,到底是什么原因?

据顾秀林著的《转基因战争》一书的记载,转基因之所以不育,是因为美国孟山都公司开发了一种“终结者”技术,被植入的基因在种子成熟前会产生一种毒素,杀死自己的胚胎,造成不育种子。(顾秀林著:《转基因战争》,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年2月第一版,第71页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转基因种子连自己的胚胎都能毒死,这个毒素会对人类的胚胎造成什么影响?

这个毒素的稳定性如何?迁移性如何?如果能稳定迁移到人的骨髓,那么,我们吃了转基因还能生育吗?

 

四、觊觎种子是对国家最深的侵略

回顾一下,关于转基因,我们一共说了七条:

1、转基因不能增产;

2、它违背了正常交配的生物伦理,对染色体造成了未知的伤害;

3、它导致草甘膦农药的大量使用,可能损伤生态系统;

4、它所导致的种子垄断,大大降低了种子供应的安全性;

5、它所产生的变态蛋白质,对人的消化系统是一种全新的挑战;

6,尽管农药厂家宣称草甘膦毒性很低,但仍然存在低剂量、长期性、累积性的毒理后果;

7,转基因种子能毒死自己的胚胎,这种毒性可能向人的生殖系统迁移,导致人的胚胎或者生殖细胞的死亡,让人不孕不育。

以上七条,都只是述说事实,我们没有加入任何主张。

在转基因进入中国之前,中国没有发生任何的粮食短缺,相比而言,我们传统的食物供应系统经过了上千年的安全检验。

那么请问,我们需要转基因吗?

想一想中国历史上被侵略时最深重的苦难是什么?南京大屠杀30万死难者,昭示日寇的恶行,也唤醒了人民,八年之后,我们把侵略者赶出了中国。因为骨髓没有被损害,所以人口迅速恢复。

元朝彻底征服了南宋政权,南宋最后一个皇帝赵昺在崖山跳海,蒙古兵的铁蹄深入到每一个角落,甚至新娘子的初夜权,都要被蒙古人占有。但蒙古人没有摧毁汉人的骨髓,民族的血脉得以继续生息繁衍。

满清征服明朝,在四川进行大屠杀,赤地千里,但是不久之后湖广填四川,人口得以恢复。

假如我们国家现在遭遇最深的侵略,国家的核武器系统被美国控制了,他们能做什么?向北京扔两颗核弹,彻底控制中国,然后呢?

然后中国人民还会继续生活,继续繁衍。

如果要彻底让中国人灭种,就必须控制它们的种子,污染它们的土地,断绝它们的食物链,控制每一个人的骨髓,剥夺每一个人的健康。

所以转基因控制种子,控制食物链的根本,是对一个国家最深层的侵略。它比入侵核武器系统要更加深入。如果说核武器的丧失,是一种侵略,那么这种侵略离灭绝种族还差很远。崖山海战、满清屠川、南京大屠杀,都不是最深的侵略,它们都没有入侵每个人的身体和骨髓。只有控制种子,侵入骨髓,控制每一个人的健康,才能从根本上把一个种族的生存权给连根拔掉。

我们不要再争论转基因是否安全,这是一个不容讨论的问题,因为它涉及到每一个人的骨髓,每一个人的生命控制中枢,这个地方不容许异物的入侵。

林冲身怀利器,误闯白虎节堂,是什么后果?流放充军。林冲是没有恶意的,对高俅是安全的,但是白虎节堂,议论军机的枢纽,是可以随便闯入的吗?

转基因不管有没有毒性,它都不允许进入一个国家最核心的生命控制系统。

我又想起了那只倒毙路边小喵王,我是有心把它带回主人的身边,给它一条活路的,但是它宁死也不相信我。在我离开24小时之后,它饥渴而死。

一个十三亿人的泱泱大国,粮食权与生存权应该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不应该拱手让给孟山都。

种子权利让渡之后,孟山都有权利突然断绝种子的供应,活活饿死中国7亿人。

注意,“孟山都有权利活活饿死中国7亿人”,这是陈述事实,不是危言耸听。孟山都确实有这个权利。

有人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如果孟山都敢这么做,那将意味着战争的开始。

我想告诉大家,孟山都断绝中国的种子供应,活活饿死中国7亿人,这不是战争的开始。

这是战争的结束!

此时,美国只需要等着收尸,打扫战场了。

战争的开始,早在加入WTO转基因进入中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只是我们一直不知道这是战争。

民为国本,本固则邦宁。现在7亿人没有了,国本不复存在,你还打什么战争?你还有什么战争能力和战争意志?

人类对栖息地和生存权的争夺,从来都是最残酷的。我们不要侥幸,而应该从最坏处着想。

美国人甚至还可以想其它的办法来弄死中国,譬如往食盐里添加毒素,譬如往美国控制的疫苗、自来水等其它渠道添加毒素。只要能弄死中国7亿人,那么中国的国家意志将会瓦解,无力组织对外敌的军事抵抗。那时候,中国就如同伊拉克一样被彻底征服,美国人可以任意向中国移民,可以把东北三省割让给日本,为福岛的环境难民找到安置地。全世界的核废料也可以顺理成章的运往甘肃和新疆,把中国变成一个全球的核废料垃圾场,没有人敢再说半个不字。

转基因增产不能成立,抗农药却损害生态,干好事的可能性没有。而活活饿死中国7亿人,倒很可能是转基因的真实战略意图。

不要怪美国邪恶,人口的淘汰很自然,历朝历代都是如此,只是这一次轮上我们成为被淘汰者。而对手战胜我们,也不再是依赖于武力,而是靠出阴招。如果我们不幸中招,那么两百年后,我们将和印第安人一样,变成一个标本,存在于美国儿童的历史教科书中。那时候孩子们将会这样朗读《三字经》:“转基因,有贡献,灭中华,五千年……”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转基因战略——活活饿死中国7亿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