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幻》

《棋幻》

棋 幻

佚名

 

莫愁湖边有一副棋联:

世事如棋,一局争来千秋业
柔情似水,几时流尽六朝春

中国人的高超和智慧在于,他们任何一项艺术活动中都容入了自己的哲学。琴棋书画,哪一样不体现国人的哲学。乐为心声,棋如其人,心正则书正,画者,心画也。

棋,奇也!奇妙,奇特,奇巧,更可以说是奇迹。拿中国象棋来说:既有规矩,又变化多端;既要有胆识,又要长于计算;既要高瞻远瞩,又要心细如发。如此,才能成为一位出色的棋手。

棋,从战争中脱胎而来,带有杀伐的气息。围棋中就有“高祖解岁阳”和“高祖困岁阳”的棋势。《围棋赋》中有这样的描述:略观围棋,法于用兵,三尺之局,为战斗场,陈聚士卒,两敌相当。

象棋中就更明显了,车马相士将炮兵,哪一个不是从战场上移用过来的。棋场如战场,棋法自然就如兵法了。棋法中的兵家思维方式如:弯掌南指,情实而射,扬尘掩迹,虽动详悉。这种思维方式基本上同于《孙子兵法》中的: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不能而示之能,近而
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这与大将领几乎没有不会下棋的,也相当的吻合。上至汉高祖刘邦,魏武帝曹操,到周恩来,陈毅,都是围棋或象棋高手。这种巧合的原因在于:棋法与兵法源于一家。

以棋愈兵,自古以来,已为常事。宋人王禹秤在诗中写到:

中侍宣来示近臣
天机秘密通鬼神
乃知棋法同兵法
既戒贪心又嫌怯

比起兵家的气息,儒道的气息似乎更浓厚一些。班固的《弈旨》中说:上有天地之象,次有帝王之术,中有五霸之权,下有战国之事。排在第一的不是兵家,而是天地之象的儒道。此时的棋不仅是兵家的表现,更多表现为风雅的象征,是陶冶浩然正气,培养宽广胸怀的一种途径了,有“入神造极之灵,经武纬问之德”的格物致知的本领了。

超越兵法而追求棋理,我认为是更高层次的追求。傅玄说:人之涉世,譬如弈棋,苟不尽道,谁无死地。棋与人生联系起来了。当然,棋道,棋境,棋理所探询的决不止于人生。古今,天地,生死,时势。天地之理,人生之趣,哪一个没有包含在其中。

棋如其人,比起棋艺来说,棋品人品似乎更为重要。俗话就有:“落子无悔大丈夫,观棋不语真君子”的说法。弈棋,能陶冶性情,历练品德,这对好于修身养性的中国人来说,绝对是一种绝好的娱乐艺术活动。

一般的棋手喜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再高级点的喜欢以柔克刚,以弱胜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更高级的喜欢锋芒内敛,中和儒雅,大智若愚,大巧若拙;而真正的高手,则已超越了输赢的境界,他们追求的是一种韵味,一种精神。就因为他们不去刻意追求输赢,才产生了一种真名士自风流的儒雅。

世事如棋,让一着不为亏我心田似海,纳百川方见容人

视野开阔,心胸宽广,能谦则谦,该让就让,虚怀若谷,海纳百川。这种博大的心胸和精神就是我泛舟棋海的一点感想。

©禁止转载 侵权必究:『白云居』 » 《棋幻》

赞 (0)